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互動劇與續書/胡一峰

時間:2020-05-29 04:24:28來源:大公報

  近來,有一種新的劇集品種,叫做互動劇。大意是一部劇的主線之外又有支線,由此引到多個結局,觀看者可根據自己喜好選擇劇情的發展。好比登山看景,以前只有一條道,現在有了多條岔道,站在岔路口,不同選擇,帶來不一樣的景觀。

  我試着看了幾種,或因這是個新品種,製作不算精緻,卻讓人感到一種新鮮的「生長性」。假以時日,這種新的劇集樣式,應會有好的表現。因為它增加了看劇的趣味,又調動了觀者的「創造性」。雖然這種創造性必須打上引號,因為說到底,這並非觀者成了作者,只是提供了多一點選擇而已。

  當然,也有人不以為然,理由是優秀的劇集,必有一種合理的線索,以及一個恰當的結局。其餘的路,不過是歧路,並無實際的價值。對此,我不敢苟同。因為說到底,藝術也並無實際價值,只是提供一種過程的愉悅。藝術最大的律令,無非是承認每個人定義美的權利;而其最深沉的追求,又無非是擴大美之塑造與呈現的可能。

  讀過《雪山飛狐》的人,都忘不了結尾那個懸念。胡斐發現了苗人鳳劍法的破綻,這一刀是砍還是不砍?金庸在此戛然止筆,賣了個關子。在後記中,他說,「曾有好幾位朋友和許多不相識的讀者希望我寫個肯定的結尾。仔細想過之後,覺得還是保留原狀的好,讓讀者們多一些想像的餘地。有餘不盡和適當的含蓄,也是一種趣味。在我自己心中,曾想過七八種不同的結局,有時想想各種不同結局,那也是一項享受。」我想,如重拍這部電視劇,不妨把他變成互動劇。

  於是,想起古代名著多有續書,「紅樓」尤多,「西遊」也不少。童恩正先生的《西遊新記》裏,悟空帶着兩位師弟到美國留學,寫盡世態人情,令人不忍釋卷。而《金瓶梅》彷彿也可看作《水滸傳》之支線。若有人把這些續書、支線揉在一起,拍成一部互動劇,豈非妙哉?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