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隨便翻翻也挺難/胡一峰

時間:2020-03-27 04:24:12來源:大公報

  女兒剛上小學的時候,某天抄寫生字,不一會兒大喊手快斷了。我問抄了多少,她說五十個。我說,等你長大了,要寫五百個都不止呢!她不以為然說,你們大人那叫寫字嗎?不過是敲電腦!說完,輕蔑地走了。

  其實,在我們大人的世界裏,電腦早已擺脫娛樂的標籤,變成學習和工作的工具了。今天的閱讀越來越網絡化。一份權威機構的報告說,截至二○一九年六月,中國網絡新聞用戶規模達六點九六億,佔網民整體百分之八十點三,網絡文學的用戶規模也有四點五五億,佔百分之五十三點二。加上在網上閱讀其他內容的,人數當然更多。

  上網閱讀帶來讀書方法的改變。文人好為人師者多,喜歡教人讀書的也多。四十年代,商務印書館出過一本《古今名人讀書法》,名人們有的說泛讀好,有的說要精讀。以我的體驗而論,讀書沒什麼法門。若非要說訣竅,那麼,多讀比少讀強。有時間,只管讀就是了。候機、等車,找個書店,隨便翻翻,也是好的。記得魯迅寫過《隨便翻翻》,汪曾祺則有《談讀雜書》,看來先生們也主張不要管書的分類,各類書都要讀一點的好。

  說到分類,從古代的四部到近代的七科,再到當下通行的中圖分類法,以及一些書店標新立異的分類法,反映了一個時代人們知識的總體框架。圖書館和書店,也有受推薦而放在顯赫位置的書,卻不構成對其他圖書的信息遮蔽。所有的書,依然按其類別,擺在自己的位置上,靜候挑選。隨便翻翻之妙,就在於有規則地遊走於不同類別之間,又不為一家一派所囿。

  在網上想「隨便翻翻」,可非易事。且不說有些新聞和閱讀網站自以為是的定點推送,提供給你篩選過的信息,誘導你集中和誇大自己的興趣點;即便是搜索引擎,也總是暗搓搓地努力成為你信息軌道的扳道工。

  其實,又何止讀書,我一度想在網上寫點東西。敲完電腦之後,網站總要我給文章選個「標籤」,結果引發選擇恐懼症,遂放棄了隨便寫寫的打算。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