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談文論藝\失落奧斯卡\嘉 妍

時間:2020-02-17 04:23:57來源:大公報

  奧斯卡的影響力在下降。根據美國廣播公司(ABC)統計,本屆奧斯卡頒獎典禮收視人次僅有二千三百六十九萬,再創收視新低。在獎項歸屬部分,眾星雲集的黑幫傳奇電影《愛爾蘭人》十項提名顆粒無收,而聚焦社會貧富問題的非英文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破天荒地成為最大贏家。

  《愛爾蘭人》事前被視為本屆奧斯卡最有力競爭者之一,它太符合我們對「奧斯卡佳片」的想像了。大導演馬田史高西斯七十多歲依舊活躍在創作一線,帶領三位同樣年逾古稀的荷里活傳奇演員:羅拔迪尼路、阿爾柏仙奴、祖柏斯,向觀眾講述一個普通人如何成為殺手,如何被捲入黑幫犯罪、政治角力的時代漩渦的故事。三位演員從中年一路演到老年,馬田史高西斯並沒有特意啟用年輕演員,中年部分的戲份完全靠化妝完成,最終儘管三位演員演技驚人,但仍難免顯得老態龍鍾、英雄暮遲。

  某種程度而言,《愛爾蘭人》是對荷里活巨星閃耀、史詩製作雲集的時代的念念不忘。上世紀七十到九十年代,荷里活最風光的時候,如《教父》、《阿甘正傳》、《舒特拉的名單》、《鐵達尼號》這樣主流的鴻篇巨製大量湧現,他們兼具藝術與市場價值,當時的奧斯卡常常給人一種神仙打架的感覺。而近十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得主,從《皇上無話兒》、《星光夢裏人》、《ARGO─救參任務》、《被奪走的12年》、《飛鳥俠》、《焦點追擊》、《月亮喜歡藍》、《忘形水》,到《綠簿旅友》、《上流寄生族》,幾乎不再出現大製作、超級巨星,獲獎影片幾乎全部倒向邊緣性、藝術性、實驗性、獨立小製作,商業性和觀眾基礎再難為繼。

  「說英語的美國白人男性」的核心在這個互聯網的、碎片的、去中心化的時代中迅速被消解,伴隨多元主題而來的,必然是一元的、壟斷的失落,它是《愛爾蘭人》,是奧斯卡,也是荷里活的黃金時代。

逢周一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