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墟 里/年味/葉 歌

時間:2020-02-12 04:24:01來源:大公報

  農曆新年前夕,和父母回蘇州老家與親友聚餐。他們大包小包,送了我們不少蘇州特色小吃,盛情可感。由此想到年味。常聽人感慨如今春節的年味越來越淡薄,但年味到底是啥,似乎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我想,如今少的是以前節前的盼望期待,過節的喜氣洋洋以及過完節的回味無窮。

  當初,春節不但能吃到雞鴨魚肉,還有瓜子花生,琳琅滿目的糖果,哪怕不都愛吃,想想就有富足滿意的感覺。蘇州糕點據說有「春餅、夏糕、秋酥、冬糖」的考究,不過這種美食傳統也就是最近十年才慢慢恢復起來的,我小時候可沒那麼多好吃的。記得父親常拿回家的大眾平價零食一是雲片糕,二是酥糖。老實講,質量、味道都不敢恭維。雲片糕乾且硬,撕一片總有半截扯不下來,最後就剩下乾硬一坨,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酥糖賣相不壞,粉紅的玫瑰、豆綠的薄荷、淡黃的花生、淺黑的芝麻口味都有,但每塊都如一捧沙子,吃起來悉悉索索,容易掉落,一不小心還會嗆到,只有中間一條軟糖吃起來還方便。

  我比較喜歡的是白糖楊梅。如今想來也不過是楊梅加了白糖鹽漬的蜜餞,但小時候覺得酸甜可口,風味獨特,百吃不膩。父親則愛吃杏仁酥。我對這種重油、高糖且硬邦邦的糕餅一直敬謝不敏,從沒覺得有啥好吃的。但他們那一輩年輕時餓過肚子,缺乏油水,還就欣賞這種「高級點心」。

  可見年味濃不濃其實和心理預期有很大關係。心中缺失的部分獲得了滿足,便有了幸福感。否則,哪怕是山珍海味也味同嚼蠟,棄如敝屣。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