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風陵夜話/白夜行/耶 生

時間:2020-01-23 04:24:30來源:大公報

  看完東野圭吾的小說《白夜行》,心裏想的是,世上真的有這樣的兩個人嗎?

  桐原亮司和唐澤雪穗,前者做賣翻版遊戲碟、抄襲正版遊戲碟、扯皮條的低下工作;後者在社會一直無風無浪向上爬,從一個品學兼優生到連鎖店老闆。但原來一直以來,亮司都是暗地裏做雪穗的「開路先鋒」,誰阻礙雪穗向上爬,亮司都會出馬,用非常手段擺平。亮司自稱他的人生是活在白夜,明明世界是白天,但他的存在就仿如夜晚,沒有自己的人生,一生都為雪穗的幸福而犧牲。但另一方面,亮司的付出又不是單向的,雪穗的人生,表面上是向上爬,但她要接近的人物,甚至她相親的對象,都是對亮司所做的事有幫助的人。雪穗彷彿活在白天,但在眼影底下,卻又有一絲黑夜。

  亮司與雪穗,就是這種「共生」的關係。從刑警口中,我們知道,亮司和雪穗是在圖書館認識,也許正準備開始萌芽的一種小情侶的關係。但這時候,雪穗被亮司的父親強暴,被亮司發現,亮司殺掉自己的父親,而雪穗為了維護亮司,又幹掉自己的母親,從此二人就建立起這種槍蝦和蝦虎魚的互利共生關係。

  他們是情侶?還是亮司帶着贖罪的心為雪穗奉獻一生?不知道。而故事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裏。整整兩大本書,都是以亮司和雪穗身邊的人做視點,他們內心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二人在故事中完全沒有碰過面,話都沒有說過。二人的關係,只靠刑警的推斷,和讀者的想像。這種感覺,反而真實:現實的案件,不就是警察的推斷+我們的想像嗎?

  故事中,亮司一直是神秘的。從他身邊的人的角度,看不出真正的亮司,唯有他唯一一句剖白,是在上冊末章對他的朋友友彥說:「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裏走路。」園村友彥,亮司的「朋友」。亮司所有所謂的朋友、拍檔,全是被他看上了某種才華,在守護雪穗或犯案時有利用價值才結交的,友彥開頭也不例外。然而,亮司真的是每分每秒都為雪穗而生存嗎?

   (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