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家教記\趙 陽

時間:2020-01-22 04:28:40來源:大公報

  按照輩分,我應該叫他伯父的。但相處得久了,我就漸漸地習慣了同小羅同學一樣叫他「外公」。

  外公每年都會從內地到香港來兩次,住上一段時間。說是退休了要頤養天年,可實際上他並不輕鬆。他每次來,小羅同學就有福了:起早做飯,監督功課,夏天時還經常帶小羅同學去游泳、加強體育鍛煉。小羅同學的媽媽也有福了:平日裏上班太忙,有外公在家忙裏忙外,自然不用掛心太多,可以專心投入工作。

  外公的廚藝越來越好了。前天,我去做客,外公讓我嘗嘗他做的糯米飯。黃燦燦的土豆塊、細碎的臘肉絲,也不知道外公用了怎樣的秘方,這麼普通的食材,卻讓人端起飯碗就停不下來。我一邊大快朵頤一邊跟外公聊天,他對於如何做好飯菜如數家珍。他一邊說着,一邊看着做功課的小羅同學,目光溫暖又慈愛。我明白,在他的人生詞典裏,「天倫之樂」更多的是於付出中收穫一份慰藉、一份快樂。

  我給小羅同學布置了作文題目:記外公的一次做飯。小羅同學寫外公做披薩餅。第一次交來作業,小羅同學草草地記流水帳,我讓他重新認真觀察,把做披薩餅的過程弄清楚;第二次改來,小羅同學把記敘文寫成了說明文,大概是寫一句問一句,讓外公一定講清楚做披薩餅的過程這——也是進步嘛,我鼓勵他;第三次,我要求他把感情寫進去。小羅同學用重慶話問我:咋個寫嘛(怎麼樣寫)。我用成都話回他:你看噻,外公做披薩餅的時候有啥子動作、神態,說了啥子,你也要想想他為啥子會楞個認真地做好每一餐飯。小羅同學說,他做飯的時候好開心噢。我因勢利導:他為什麼開心啊,還不是因為愛你。

  小羅同學點點頭。對親情的認知和珍視,要從娃娃抓起。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