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過眼錄\他在魯編室\劉 俊

時間:2020-01-14 04:24:24來源:大公報

  他是我的大學老師徐斯年教授,「魯編室」則是人民文學出版社魯迅著作編輯室的簡稱。徐老師有本書叫《我在魯編室》,這裏把「我」換成「他」。

  徐老師是魯迅研究專家,一九八一年版《魯迅全集》的第八卷《集外集拾遺補編》和第十卷《古籍序跋集》,編註「責編」都是徐老師。他也是《魯迅大辭典》的執行編委,還是《魯迅全集》二○○五年版「內定」的編委,並承擔第十卷的修訂任務。徐老師對《魯迅全集》編註工作的深度介入,使他在一九七九年至一九八一年間,曾常駐人文社魯編室,二十三年間,在蘇州大學和魯編室之間「兩棲」——《我在魯編室》,就是徐老師回憶他在魯編室的美好時光、收錄他部分魯研成果的一部結集。

  徐老師在《我在魯編室》中,寫到了好幾位魯迅研究界的重要人物:林辰、蔣錫金、包子衍、陳宗棠(馬蹄疾)。在徐老師的筆下,林辰嚴格認真而又「童心」未泯、蔣錫金寬容自信而又風趣幽默、包子衍熱情助人治學刻苦、馬蹄疾精於世事卻不乏天真……在魯編室裏與這些人共事,大概是徐老師在那個轉型時代最快意的時日。

  《集外集拾遺補編》和《古籍序跋集》,顧名思義,前者要在甄別真偽的基礎上校註;後者則要對魯迅的古籍言說予以註解。這兩卷不但「文獻、史料的查閱量十分浩瀚」,而且對一些古籍的註校,也考驗校註者的學力見識。這樣的工作,沒有堅毅的定力、深厚的功底和淵博的知識,顯然是無法勝任的。一九八二年我進蘇州大學中文系念書的時候,第一堂課就是徐老師上的《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選》。他在課上給我們講的魯迅如何考訂《會稽禹廟窆石考》,現在文章就收在書中。一個現代文學教授卻有那麼豐富的古典文學知識,讓我佩服得不得了。那次課上他點名讓學生回答問題,第一個就叫了我,並對我的回答鼓勵有加──我後來對現代文學產生濃厚興趣,可以說就是徐老師鼓勵的結果。

  徐老師大概不會想到,他的魯編室經歷,還會有這樣一個「副產品」。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