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普通讀者/當藝術家還要面對生活/米 哈

時間:2019-08-15 04:24:28來源:大公報

  再寫一篇關於米高安哲羅。一談到米高安哲羅,大家或許會想起他害得自己被打斷鼻子的脾氣,又或是他會神秘地反鎖自己一個人創作的藝術家性格,但事實上,就算再偉大、再自我、再怪脾氣的藝術家,還是要面對生活的問題。

  話說,一四九三年,一直支持米高安哲羅的羅倫佐.麥地奇過世。這不單是麥地奇家族於佛羅倫斯失勢的轉捩點,也是年輕米高安哲羅失意的啟點。米高安哲羅失去了他的贊助人,他沒有錢,也沒有任何創作計劃在手。於是,米高安哲羅決定離開佛羅倫斯。

  從他一四九三年離開佛羅倫斯,到一五○一年回到此地這八年間,米高安哲羅從滿有前途的年輕創作者,轉化成大師級藝術家。他先到了波隆那,再到羅馬,其間完成了現藏於梵蒂岡大教堂的名作《聖殤》,但不可不知,這時期的米高安哲羅仍陷於財困,是一名朝不保夕而四處張羅的創作人。

  因為要賺錢,米高安哲羅決定回到佛羅倫斯,而他也憑實力,得到了由羊毛工會贊助的計劃《大衛像》。一五○一年的八月十六日,計劃委員會同意讓米高安哲羅主理大衛像的製作,並以兩年合約的形式每月支付六個弗洛林金幣給米高安哲羅。六個弗洛林金幣是什麼的概念呢?大概是當時最高等別的織工的月薪的一半。米高安哲羅總算賺到了基本生活費,卻還是捉襟見肘。

  然而,當一年過去,計劃委員會要評估進度時,大衛像的半製成品實在讓他們嘆為觀止。他們考慮要將大衛像從本來置於大教堂飛簷的計劃,改為將它放在更當眼的位置,而對米高安哲羅來說,更重要的是:他的薪水被提高至一年四百弗洛林金幣,即當時一名商人銀行分行經理的水平。

  在此,哪怕是米高安哲羅這等級的大師,哪怕他已經是驚世大作《聖殤》的創作人,他還是經歷過要在現實生活中掙扎的殘酷。米高安哲羅是如何在現實中既賺到生活,又保留自我,而不失其大師之名呢?靠的就是忍耐、持續,以及令人信服的實力。

  m.facebook.com/mihaandlouis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