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書之妙道\簡潔與豐富\鄧寶劍

時間:2019-08-08 04:26:36來源:大公報

  任何一個點畫都是由四周的邊緣線圍起來的,由於點畫一般都是朝某個方向行進一段距離,所以有兩個邊緣會更醒目一些,比如橫的上、下邊緣,豎的左、右邊緣,撇的左上邊緣和右下邊緣,捺的右上邊緣和左下邊緣。每個點畫都有自己的軌跡,每條邊緣線也都有自己的軌跡。邊緣線的軌跡和點畫整體的軌跡既密切相關,又有所不同,就像一條平直流淌的大河,兩岸卻可能是曲曲折折的。

  有些點畫的邊緣比較簡潔,而有些點畫的邊緣則豐富、多變。在黃庭堅筆下,點畫邊緣的形態豐富多變,這些變化和運筆時忽鬆忽緊、忽快忽慢的節奏是分不開的,正如黃庭堅所雲「用筆不知擒縱,故字中無筆耳。」懷素《自敘帖》與八大山人晚年的書法,前者迅疾後者紓緩,而共同的特徵是點畫簡潔,行筆過程中損去明顯的變化。

  點畫的兩條邊緣線還構成對比的關係。它們的形狀可能差不多,也可能有所不同;它們的路線可能是大體對稱的,也可能並不對稱。

  墨蹟中點畫邊緣的形態在金石中可能發生變化,一種情形是變得簡潔,而另一種情形是變得豐富。刻工常常將複雜的點畫形態變得簡單,而風蝕水浸等因素形成的殘泐又讓點畫邊緣的形狀變得豐富。泐痕自然天成,摹仿出它的神趣有相當的難度。李瑞清和曾熙金石造詣頗深,但在有些作品中,點畫邊緣呈現為有規律的波浪線,似乎從開頭就能預知結尾的形狀,看似豐富,卻又失於簡單了。

逢周四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