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夜語心燈/心有清音,何愁無樂/南 山

時間:2019-07-19 03:24:35來源:大公報

  那只是一塊木板,普通,尋常,無知小兒說它是一塊木頭,市井之人說它是一塊朽壞的洗衣板。我不置可否,你說它是什麼就是什麼,畢竟一件器物的本相與價值,不是人人都可認識與評斷。

  這是一把無弦無徽的琴,光禿禿一塊,只因留下了陶淵明撫摸過的痕跡,以及歷經千百年時光的洗禮,而自有價值。人們都說他不解音律,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在朋酒之會時撫而和之的姿態就只是作狀,毫不值得欣賞。他不是那種自我表演的人,相反本真率性。他一生以琴書為伴,以詩酒為懷,豈同浪得虛名者流?

  「弱齡寄事外,委懷在琴書」,他在小小的年紀就已經有了操琴讀書的雅好。事實上,這也是他的一種生存方式。遺憾的是,他生不逢時,遇上了一個亂世。家道中落,落到家貧如洗,又怎能安坐家中弄琴為樂?無奈之中,也只能一次次放下犁頭求官去。他做過江州祭酒、建威參軍、鎮軍參軍,但總是做不長久。社會黑暗,官場窳敗,他看不下去,也幹不下去。直至又到「缾無儲粟」的境地,他才又出仕去。這一次做了彭澤令,也只是短短八十一天,便連夜離去。一個心性高潔的人,豈能為五斗米而折腰向鄉里小人?這太憋屈了!

  我常在想,在起行的前夜,他一定又在撫琴,那該是一道激越的清音。隔着千年時光,我依然能聽到一腔幽情的迴聲,其中更有古與今的精神和鳴。

  回到五柳庭園,他得到了心靈的解放,但也備嘗生活的艱辛。一個讀書人,不擅農耕是很自然的事,欠收,捱餓,以致到了「乞食」的地步。他不以此為苦,反樂在其中。「有琴有書」,已足以讓他滿足,何況還有「清琴橫床,濁酒半壺」的光景?

  是的,那張琴禿了,但他仍一次又一次地抱着它撫弄寄意。心中有旋律,何須在指頭上撥響?從來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無弦之木照樣可以淌出高山流水。他賦予它以靈性,這一塊木板又豈是人間尋常物?

  這一晚,他又醉了,揚揚手對朋友說,我先睡了,你也請回吧,「明朝有意抱琴來」。

  世間擾攘,心有清音,何愁無樂,縱使木板一塊,也能奏出天籟之作。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