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普通讀者/口 爽/米 哈

時間:2019-07-18 03:24:20來源:大公報

  在酒會、開幕等社交場合認識新朋友,我既不擅長,也感到不自在,也可能是因為我不擅長而不自在。反正,我理解此事為我不擅於交際,但與新認識的朋友深度談天,卻是我感到自在,但又要小心的。

  最近,我有幸認識了一班年輕人,他們都想以創作為事業,所以讓我跟他們分享一下經驗。我們互相認識,各人簡述自己的背景、說自己名字的由來、說自己喜歡的藝術家、說創作理念,等等。

  大家談得輕鬆,慢慢熟絡起來,也評頭品足彼此的品味,A評B:「他的音樂,你也喜歡?」B評C:「那個人的作品太商業化了。」C評D:「他的畫,不行呢!你是盲的嗎?」如此類推。

  當大家都熟絡到一定程度,我需要開始進行我的創作坊練習。這次練習的主題是「身體」,我讓他們先說一個關於自己身體的小故事,或小秘密。F說他有濕疹;E說他小時候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在七歲時做了開胸手術;D說:「我確診了因基因突變而來的視網膜問題,現在,我的眼睛退化到只能看見正前方的事物,而最終,我會失明。」

  靜了,大家都靜了。從外觀上看,我們完全沒有辦法看得出D患有眼疾,而當別人對D說「你是盲的嗎?」的時候,他也只是自然的笑了一笑,直至我讓大家說秘密,他才跟我們說:「最終,我會失明。」這一份淡定,是一種修養,而修養,卻是由承受大大小小的創傷而習來的。創傷,是真實的,而有修養的人,還是會受傷,只是他習慣了痛。

  因此,慎言,是古往今來的道理。這道理陳舊,但也是少數還有價值的道理。我們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以貌取人,往往看不清對方的苦與難,而當我們因一時口爽,而不小心出口傷人,傷,便成了。而這傷害,不單害了聽者,其實,也害了說者。

  說者無心,卻真的傷了人,而說者,自知,而心中有愧。我看着C的臉,我能感受到。

  m.facebook.com/mihaandlouis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