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記」之舊事/趙 陽

時間:2019-07-17 03:24:38來源:大公報

  如若不是看到新聞裏說,記者在採訪時捱了打,我似已忘記自己也曾是一名記者,而且,也曾在採訪時捱過拳頭。

  十五年前,我入職一家當時在全國頗有名氣的紙媒,被派到廣東某市駐站。一個星期天,我接到爆料電話,說是一個城中村「夜半地震」,好端端的祖屋成片地被搞出裂縫。我和一個女實習生立即趕到現場。村民們見記者來了,立即圍了上來,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開了。原來,地產商要在城中村的旁邊建一個超級樓盤,但是由於和村子距離太近,打地基的鑽頭竟然「探」到村民住宅的地下去了。「昨天夜裏房子在晃,我家的狗拚命地吠!」我心下狐疑:如果鑽頭是只誤「探」,那為何會是在夜半?我讓女實習生繼續在村子裏了解情況,自己去了工地。我喬裝成找工作的暑假打工仔,在一個早餐舖「遇到」了一個工頭。一陣旁敲側擊之後,我終於弄清楚了,這是經過精心策劃的「誤」,因為地產商之前在用地補償上同村民有爭執,村民齊心死活不肯再把村裏的另一塊地皮賣給地產商。

  我和女實習生很快就寫了一個整版的稿子。剛要發給編輯,廣告部一個半生不熟的同事就過來找我們吃飯。言談間很老資格地對我說,「這家地產商是我們的財神,每年投很多廣告的。稿子你傳上去也可能被壓下來。」我不信邪,直接發給了分管的副總編輯。他悄悄地安排我第二天再去村裏採訪情況,把稿子做得更踏實,隔天再發稿。   孰料,第二天我和女實習生又去村裏,生氣又激動的村民質問我們為什麼沒有發文章替他們說話。我正琢磨該如何解釋,肩膀上就捱了一拳:「你們一定是收了好處!」

  後來,稿子終於見報。但那一拳,卻在日後的人生裏時刻提醒我:做人做事方式可能曲折,但一定要講真話。

  jackeyzhao2018@gmail.com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