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片尾曲\舖租之謎\克 洋

時間:2019-07-11 03:03:32來源:大公報

  「先生您好!」穿黑制服、紮馬尾的女孩向我做個燦爛的笑容。「請問幾位?」「等等。」我說。我想先好好看清楚這店。

  一望而知,這是一家不應該存在於此的店。簡直像在十八層地獄中夾一層天堂,電梯門一開便知去錯地方。在古法按摩、風水術數、印傭介紹所和其他商店間,突兀地豎起仿真度高的白色外牆、設計清新活潑的電子廣告版、耀眼若神明啟示的巨大招牌。殷勤好客的太陽花女孩問:「請問幾位?」

  便是這樣的店。「覺得如何?」比我先到的飲食記者已在一桌等候。「覺得你說得不太對。」「哦?」「你說這是資本主義的店,但按資本主義邏輯,它根本不應該在此。」

  他咧嘴笑起來,同時用右手中指擦耳背,彷彿在算計什麼。我知道這極有可能是先入為主的偏見,但他的短髮、黑框眼鏡、嘴巴上下的髭鬚,以至那件藍白橫紋T恤和黑色西裝,無一不令我想起「算計」二字。要是活在古希臘,他大概會被拉去造大理石像,標題便是:算計之神。

  算計之神兼飲食記者說:「你講得不錯,一部分。」「另一部分呢?」「資本進來之後的改變。首先是PCC再買入周邊幾個店舖。原來的Pizzaiolo很小,只比現在的廚房大一點。這裏是四個舖位合併起來的結果。這麼着,PCC成了這個小商場的大股東。它發起商場翻新,其他舖主就湊錢。等到裝修好,做點宣傳,人流增加,舖租就暴升。風水佬和菲傭負擔不起就踢走,換入能賺錢的生意,賣衣服或化妝品什麼的。舖換掉,人流便更多,舖位便又更貴,持有四個舖的PCC也就大賺一筆。要繼續留守或是收割,都隨他們的便。」「這個也在做調查報道?」

  他擺手。「報?報什麼?邏輯合理,手段正當,連小混混都不用登場。這種事每日都在世界上發生,毫無報道價值可言。」「可為什麼還經常來?」我說:「總不至於是喜歡這裏的食物吧。」他再次展露那個算計的微笑。「先點菜。水牛雞翼可以嗎?」

(說故事的人之二十七)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