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過眼錄/周潔茹的香港情/劉 俊

時間:2019-07-09 03:03:33來源:大公報

  周潔茹成名很早,十幾歲就發表作品,二十歲獲《萌芽》新人獎,二十四歲出版代表作《小妖的網》、《中國娃娃》,成為中國文壇紅極一時的美女作家。

  雖然我們都知道小說中的人物不是作者,但周潔茹《小妖的網》中的主人公就叫茹茹,而這個「小妖」的經歷和周潔茹也頗為相似——在文教機關工作過,後來出來了,愛好網絡寫作。如果你見過周潔茹,你就會發現她確實是有點「妖」的:一襲黑衣,一抹紅唇,齊眉劉海下的黑框眼鏡後面,一雙略帶淒迷的美目閃着狡黠的光。

  只是,如果周潔茹是小妖,那她的「妖」也主要不在外形而在思想——一種飄忽的敏銳的大膽的敢於直面的嘲諷的有時是直覺/神秘的思想。帶着這種思想,周潔茹曾西去美國,如今她回到祖國。在香港,憑着她的「妖」思,周潔茹發現了香港的不足,也發現了香港的可愛。在她那些寫香港的小說和散文中,香港是個複雜的多面體:它有着那麼多頗為古怪的人(瘋子、西裝哥哥、滑冰婆婆),也有着那麼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香港服務、愛心相助、拾金不昧);它是那麼的專業(緊急救助),又是那麼的情緒(坐在旁邊的老頭兒騰地一下站了起來。不要在公眾場合說普通話!)面對這樣的香港,即便是小妖周潔茹,有時也會表現出迷茫。

  不過看完周潔茹的小說散文,你就會發現,周潔茹無論是外形還是思想,她的「妖」只是一種「裝飾」,其內心其實相當「莊嚴」。就拿她對香港的認識來說吧,雖然她也會用嘲諷的輕俏的語氣寫香港的狹隘、可笑、崇洋心態和敵意情緒,但她對香港的感情,說到底是相當沉穩頗為莊重的。在《香港的人》中,她寫陌生人對「突然身體不適快要昏倒的人」的救助,也寫「香港的老人對香港的孩子,都是特別有愛的」,而她自己在香港「平均每一年丟一次錢包」卻「沒有一次是丟成功的」,也表達出了她實實在在感受到的香港的愛和溫暖。

  所以,周潔茹的香港情,有愛有批評,而批評,其實是更深的愛。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