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片尾曲\侵略性\克 洋

時間:2019-07-07 03:03:05來源:大公報

  《Pizza塔利班》在網絡流傳過一陣。有人說作者被秋後算帳,丟了工作。大概是因為他在文中挖苦了報社和他自己。後來以調查記者身份重出江湖,利用過去建立的人脈挖掘餐飲旅遊業的底細。屢建奇功,不只踢爆鱈魚扮石斑,還揭露過某酒店集團與黑社會勾結。因此收刀片信。他將刀片和信全套貼上facebook,帖文廣傳,成為話題,又令更多人知道那集團和黑社會的關係。

  寄刀片信的人是個傻瓜,我想。當然那怎麼都無所謂。倒是有興趣知道他為何會從飲食轉做調查。看《Pizza塔利班》,怎麼都不覺得他是個為公義揭露社會陰暗面的人。借用他的話,不過是個「飲食記者」,既不可能得諾貝爾文學獎,又不可能得諾貝爾和平獎。很難想像這種人會向黑社會宣戰,為揭露旅遊保險騙局與職員搏鬥六小時。怎麼回事?

  我撥打卡片上的電話號碼,報上名字。

  「大魚上鈎了。」他說。「不,首先希望對你說明的就是,我不想談舊公司。」「『舊』公司。」他略沉吟。「這樣啊。有嗎?不滿、怨恨、憤怒……」「多謝關心,感覺良好。」「真令人失望。」

  我蓋着話筒嘆口氣。這個人委實難相處,比與鱷魚一同關在籠子更難。「雖然有求於你,但不是以公司消息交換。如果你不答應,我寧願就此作罷。」我說。「還真有職業道德,雖然是搞詐騙。」「只是不想給舊同事添麻煩。」

  「行了。」他說。「你講吧,保險什麼的我可不買。」「想問一點事,關於PCC。準確來說,是想了解那家叫做Pizzaiolo的店。」「為什麼?」「出於某個原因,想去食Margherita。」

  他良久不作聲,久到我幾乎以為他已掛斷電話。「想去食Margherita」這種理由確是有可能被掛斷電話的。然而他說:「見面談好麼?就在那家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偽Pizza店。」

  (說故事的人之二十六)

fb.me/hakyeung2018

逢周四、日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