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瓜園\偷詩\蓬 山

時間:2019-06-20 03:13:15來源:大公報

  古代沒有著作權保護機制,偷詩不像偷竊財物,並沒有相應的處罰,更多的是道德和聲譽層面的譴責。

  蘇東坡的好朋友惠崇和尚,有一首五律《訪楊雲卿淮上別墅》,詩中第二聯「河分岡勢斷,春入燒痕青」,惠崇最為得意。但這兩句分別出自唐朝詩人司空曙和劉長卿之手。該詩只有四十個字,若按現在論文鑒定標準,查重比例已經達到百分之二十五,惠崇是無法從中文系畢業的。當時有人作詩嘲笑惠崇:「河分岡勢司空曙,春入燒痕劉長卿。不是師兄多犯古,古人詩句犯師兄。」

  不過,就像論文有引用文獻,惠崇這樣實則是一種脫胎換骨的化用之法。而且惠崇分別植入兩位唐代詩人的詩句,渾然天成,乃是充滿機趣的文字技巧。若說他刻意抄襲,有失公正。再如比惠崇稍晚的陳與義,在北宋滅亡後,寫了一首《傷春》,詩中「孤臣霜髮三千丈,每歲煙花一萬重」,分別化用李白、杜甫的兩句詩,卻噴薄而出大境界,亡國沉鬱之心躍然紙上,更不能說是偷詩。

  而有些真正的偷詩賊,令人三觀盡毀。中唐詩人李播任蘄州刺史時,有位李秀才拿着詩作前來拜會。李播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舊作。秀才見被揭穿了,索性乞求李大人將這些詩讓與自己。李播為人倒是爽快,說自己已身居高官,這些舊作已無用,就借給李生。秀才謝別,聲稱將前往江陵拜謁表丈盧尚書。李播大笑,原來這位盧尚書恰是李播的表丈。不料李秀才竟又說,大人既然以詩相讓,不妨連同表丈一併借給我。臉皮之厚,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儒林外史》中的牛浦郎,本是個游手好閒的窮小子,偶然間得到了逝世的詩人牛布衣的詩集,便據為己有,冒充牛布衣,混跡於達官顯貴府第。不僅偷詩,連姓名、身份一併偷了。如果說惠崇有可能論文查重畢不了業,那麼這「假牛布衣」就相當於是冒名頂替他人上大學。 (上)

gardenermarvin@gmail.com

逢周四、六、日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