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花世\城牆\步 美

時間:2019-06-16 08:35:58來源:大公報

  但凡描寫老北京的小說,很多都是從城牆寫起,電影則從城牆的長鏡頭緩慢搖下。小時候住在崇文門附近的胡同裏,奶奶要批評一個人,總是說「臉比城牆拐彎兒還厚」。

  雖然當時北京大部分的城牆都已消失了四十多年,但它好像依然高聳在北京人的心底。到新世紀初,崇文門附近的明城牆遺址進行了復原,但斷壁殘垣也無法再現老舍說的那「長着紅酸棗的老城牆」。

  很長時間,我以為城牆都只是城市的過去和記憶。初到法國的時候我卻發現,每一坐南法城市都有一座城牆。古城阿維尼翁的石磚城牆是十四世紀修建的防禦工事,至今完美保留着多個城垛、城塔和城門,它將曾經古羅馬教皇的領地嚴密包圍,嚴格劃分出過去和現在。五公里的城牆外連接着一個與別地無異的新城,城牆之內是綿延幾千年不變的歷史遺跡,卻依舊散發着新的生機,每年夏天在此舉行的阿維尼翁戲劇節吸引着世界目光。

  在地中海「陽光之城」蒙彼利埃,山地之上殘留的城牆,成了全城觀賞日落的最佳地點。背靠城牆,包攬眺望,大學城裏的學生們常在此處「快樂的坐一整天」,聊天、唱歌、跑步、野餐……城牆成了當地人的休閒廣場。即使在「現代資產階級氣息」濃厚的巴黎,古老的城牆依舊有跡可循。最早的巴黎城牆也是建於羅馬時期的防禦工程,曾遍布塞納河兩岸。在個別街區,地鐵鐵軌至今仍從城牆上穿過。

  老北京城牆「裏九外七皇城四」,方方正正,氣勢恢弘,城牆四角的「拐彎」之處,是四十米見方厚實的角樓墩台。而歐洲小城的城牆多依勢而建,之間以圓柱塔連接,形態自然。許多城牆完整保存至今,與市井生活自在地融為一體,沒有北京城牆那種空餘無盡的遺憾。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