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閒性閒情/我自調心蘊真意/李英豪

時間:2019-06-14 03:17:53來源:大公報

  素來藝術貴乎創造,具有自我面目和獨特風格,並非陳陳相因而沿襲不變,才可百花齊放。蕭規曹隨之輩總看不對眼,諸多貶抑。

  遠自五代,原為蜀人的人物畫家石恪(十世紀中葉),畫風奔放自如,寫意為主,不拘繩墨,筆簡意賅,隨心所之,以剛勁縱逸的大膽快速手法,展示人物的神態和內心。帶誇張和奇譎的形相,不落俗套,有些面目醜陋及變形的人物,是諷刺當時欺壓人民的豪紳權貴。例如附圖,為《二祖調心圖》之一(原為兩幅,有論者疑屬宋摹本,並非真蹟,但可反映石恪畫風)。畫家可能以蔗渣代筆(北宋米芾也曾用蔗渣作水墨畫),壓擦出有力的粗豪線條,同時以爆炸式的閃電疾速掃抹成衣紋與輪廓(後人稱之為「枯柴描」);但卻用細筆勾勒出臉部、上身和手足。簡拙利落,對比強烈,從而突顯畫中調心羅漢的圓通智慧。觀者不但可欣賞其細緻的沉思默想表情,更可感應其深沉的內心。

  另一幅是《羅漢伏虎》,手法相同。羅漢則伏虎背上,安心憩息,顯示佛法馴服和駕馭了人類慾望這頭猛虎。無疑這是「禪畫」。北宋大詩人黃庭堅竟然妄加月旦,指其畫「不足可觀」。黃庭堅和那時不少文士皆喜歡參禪,拜大禪師晦堂祖心為師,本應能夠領悟石恪的禪機;但仍心懷偏見,認為與自己所知所見不同的新創風格和畫法就無法接受。有時,詩人也不一定胸懷廣闊和肚裏可撐船的。

  再舉一個例子,是南宋水墨畫家牧溪(一作「溪」,法號「法常」),與石恪和梁楷(代表作《潑墨仙人》)一樣,性情坦率豪放,擅長用墨法和水墨「減筆」畫法。像其畫作《老松八哥》,特意把廣闊的背景留白,突出主題的鳥兒;以淋漓的水墨刷出幽黑的鳥首和鳥羽,巧妙地留下一點空白作眼珠,好比佛的「智慧眼」(URNA);黝背上也空出少許白地作呼應,對比強烈;寥寥數筆,形神兼備,意韻無窮。清初高僧「八大山人」朱耷的水墨「減筆」鳥兒,畫法受牧溪影響甚深。偏偏元代以降,湯厚、夏文彥和莊肅等墨守成規之流,貶至一文不值,指其畫「粗俗無古法」,只宜掛僧舍作裝飾。這樣閉塞,還有創新嗎?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