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夜語心燈/文學、朋友、伏特加/南 山

時間:2019-06-14 03:17:52來源:大公報

  俄羅斯的朋友說,在他們的詞典裏只有愛情和戰爭。

  我想用廣東話回一句,我哋中國人冇咁癲。轉念一想,生活中處處都是波折,而愛情也一樣是我們生命中的第一選項,於是回了一句,中國人含蓄,不說出口而已。

  不過,我還是很喜歡跟我的俄羅斯朋友在一起。道理很簡單,跟他們在一起,不累。這些年,我很怕跟我們的文人在一起,說來原因也很簡單—大家都在比拼房子、車子、地位,個個都自我感覺良好,好像這個地球離了他就會停止轉動一樣,虛狂得可以。

  我只喜歡跟生活得簡單的人在一起,自然也就有一些不一樣的文友。光陰荏苒,豈容虛擲,我更願望將時間用在實實在在的讀與寫上。值得慶幸的是,總有那麼一些心性相合、話題投契的朋友,無論他生活在哪裏。奧列加就是這樣的文友。他說,你要真正理解契訶夫和陀思妥也夫斯基,就要到俄羅斯來住一段時間。我沒有理由拒絕這個具有誘惑力的邀請,自然欣然應約。

  他將我安排在他的朋友路達家,而不讓我住酒店,就是想讓我真正體驗一下俄羅斯的生活,當然也是想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聊天。

  我們在一起就是吃東西、喝酒。路達沒有把我們當外人,或者他們的文化裏根本就沒有主客觀念,也沒有什麼盛情款待的想法。他們平時吃什麼,有客人時也吃什麼。餐桌上除了麵包,還有麵包,以及麵包,當然還有魚仔醬、香腸,另外少不了的是伏特加。我說,我終於理解了列寧的那句話「麵包會有的」。這是俄羅斯人的生命啊!沒有大魚大肉,也沒有禮數客套,我們隨意喝着酒,嚼着麵包、香腸,一聊就是幾個時辰。奧列加說,俄羅斯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他們海闊天空,議論滔滔,但沒有任何房子、車子、位子、兒子的話題,好像這些事情都不在他們的生活視野裏。我突然在想,在我們中國人的飯桌上,除了這些,還會談論一些什麼呢?

  奧列加知道我最喜歡的俄羅斯作家是契訶夫,特別送我一本古舊的契訶夫文集。我打開一看,一九三四年的版本。收到這難得的見面禮,我說,俄羅斯人的字典裏還有一個詞:友誼。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