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片尾曲/交易/克 洋

時間:2019-06-13 03:13:21來源:大公報

  還是不明白。

  感覺就像,知道陰影裏頭有些什麼。已經可以看見爪子伸出牆角,然而它卻什麼也說明不了,無非暗示背後有頭更加巨大的獸。「不明白也沒關係。」她說。「你還年輕,何況一切才剛開始。」

  雲霧滲入山頂後,夜景象近視眼那樣看不真切。她提議離開觀景台,沿盧吉道走一圈,於是我們便逆時針圍着山頂漫步。便是在這段路,她告訴我她的名字,還有關於她的其他事。

  「老太太,我又想到一個問題。」「叫我美穗子就好。」她微微一笑。我點頭。「美穗子。你說我在尋求什麼,那你呢?」「在意這個?」

  「想知道眼下進行的是不是單向的給予和取索。當然是指你給予、我取索。」「如果是便不喜歡?」

  「盡量不想給任何人添麻煩。不知道是否可以稱為做人原則,但我大抵是抱持這種想法活到現在的。」

  「你說的麻煩。」她一頓,再說:「是就你而言還是我而言?」

  確實那是不一樣的事。

  「我懂你的意思。」我說。

  「不用擔心。畢竟讓你看見我,某種意義上也是我的決定。」

  「問題就在這裏。」我說。「為什麼是我?我長得不帥,雖然有頭髮但似一團亂草,沒有肚腩可是也沒有肌肉。要講男人味還不夠成熟,說小鮮肉又遙遠。啤酒罐、皺恤衫、久未清洗的被單、苟延殘喘的積蓄,除此以外我想不到能給你什麼。」

  「那麼我選啤酒罐。」

  「唯獨這個要多少有多少,稍後走到便利店立即製造出來。」

  她瞇起兩眼笑。「我說了,不用擔心嘛。也有許多東西是你擁有卻看不見的,好像其他人看不見我那樣。」

  我們默默走了一段。我想藍冰,想藍冰罐上的藍冰、藍冰罐上的 ICE字、躺在床上觀察藍冰罐時的樣子、那通電話、正在按摩的少女(前少女)、敲出連續單音的女同事。它們像拼圖那樣零散堆在地上,我試圖拼合起來交給美穗子,卻苦於拼來拼去都不像那回事。我還需要更多拼圖,我想。哪怕它們全部亂糟糟。「這麼說,你也能通過某種方式在我面前消失囉?」「感覺意義上。」

  「想要一試。」我說。

  (說故事的人之十九)

  fb.me/hakyeung2018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