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夜語心燈/文人,還是虛靜一點好/南 山

時間:2019-05-24 03:22:43來源:大公報

  我無意指責他,也不想為他辯解。因為我知道,人無完人,金無足赤。不完美才是一個人的常態。畢竟,完美只屬於聖人。不過,我還是想以他為個案,來鑒照一下文人的德性。

  石濤,「清初四僧」之一,文人畫大家,放在整個中國繪畫史來考察,也是金字塔頂端的佼佼者之一。按一般人的想法,一個技藝高超的丹青妙手,當也有超凡的人格境界吧?才不,德與才,從來都不是天然合一的,否則就不會有所謂「有才無德小人也」之說。

  原名朱若極的他,為明朝宗室後裔。明朝滅亡後,隱名埋姓,削髮為僧,後又雲遊湖廣、江南,先後旅居宣城、金陵、揚州。從他的別號「苦瓜和尚」、「瞎尊者」,似乎也不難意會其心志。苦瓜皮青瓤朱紅,正是身在滿清,心記朱明的寓意;瞎尊者,失明之人,自然有復明之心。

  如此心志,何其苦也。

  然隨着時間推移,名聲漸隆,且見滿清的統治益趨穩固,他的思想也發生變化,淡忘初心。從那些喜氣洋洋的花鳥畫,也可想見他是頗入世的人。而盛名果然也為他帶來時來運轉的良機,同時也讓他的利祿之心日益高漲。康熙大帝兩度南巡,他都在被召見之列。最讓他歡喜得不能自己的是,第二次接駕時,康熙一口就叫出石濤之名。如此寵幸,何以言表?自然是獻畫又賦詩。他以滿腔的感恩戴德之情,盛讚聖主仁政,什麼「神龍首尾光千焰,坐擁祥雲天際邊」,好不誠摯。

  動了凡心的和尚耐不住寂寞。他毅然北上,「欲向皇家問賞心」。在京城,他出入權貴之門,結識顯宦。然而,仕進之門始終沒有為他打開,他也認清了自己的真實處境,不過是一個「乞食」者。「五十孤行成獨往,一身禪病冷於冰」。他斷了塵念,回到揚州。而這一次的回歸,也是一次皤然大悟,他蓄髮改道。正是迷途未遠,知來者之可追,經過一次生命的自我革命,他對陶淵明的世外心性也有了真切的感悟,藝術創作也進入澄明的境界,且產生經典畫論《畫語錄》。

  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石濤就是一面鏡子,文人,還是虛靜一點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