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酒看人生\美國紅酒商的憂心\羅富齊

時間:2019-05-18 03:18:15來源:大公報

  一九九○年在英國唸MBA的國際貿易時,「全球化」正在學術界「高唱入雲」。那時的教授們都宣揚「地球村」以及「分工合作」的好處,其理論基礎就是經濟學老祖宗阿當.史密夫(Adam Smith)在其巨著《國富論》的論述。「全球化」在過去三十年曾經快速發展,然而近幾年開始變得停滯不前。中美的貿易紛爭亦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上台而變得愈來愈嚴重。

  美國農產品深受中美貿易紛爭的影響。除了大豆外,美國的紅酒業亦在貿易戰中大受打擊。去年,中國共進口八千二百萬美元美國紅酒,在十年內進口量增長了七倍,成為美國紅酒業界的主要目標市場。奈何貿易戰下,美國出口至中國紅酒總關稅額達到百分之二十九。美國尤其加州納帕谷(Napa Valley)的高端紅酒大受打擊。山脊酒莊(Ridge Vineyards)曾經因為在二○一三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招待習近平主席的國宴中被使用,而在中國的銷售增加不少。行政總裁大衛.阿馬迪亞(David Amadia)對最近新關稅的影響十分擔心。然而,最戲劇性的發展,莫過於威迪莊園(Wente Vineyards)的五千箱準備付運到中國的紅酒突然被叫停。銷售副總裁米高.帕爾(Michael Parr)說道:「在增長率和增長潛力方面,中國是最重要的市場之一。」由此可見中國市場對美國酒莊的重要。聽紅酒業內人士說,美國紅酒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將會由性價比接近的澳洲及南美洲酒所取代。中美貿易紛爭究竟何去何從呢?筆者並沒有水晶球,然而從一些觀察,我們可能獲得指引。

  去年十一月美國國會中期選舉時,美國總統及兩黨中人都藉中美貿易問題而為自己的候選人造勢。筆者相信這種現象會繼續延伸至兩年後的總統大選。「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將會繼續左右中美以至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貿易及政治關係。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