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與詩有關/趙 陽

時間:2019-05-13 03:18:02來源:大公報

  臨睡了,看到初中同桌在朋友圈裏曬二十多年前的日記本,其中的一頁專門拍了特寫,一行字清晰可見:「詩歌是生活的足跡散落在心田上的胚胎,詩人的工作就是使其開花結果。我想做一個詩人。」我一下子想起她時常在下午的自習課上,悄悄地讀汪國真、席慕蓉以及泰戈爾。我極佩服,厚着臉皮把她看過的詩集一一借來讀。於是,我和她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讀詩,寫詩,滿懷着激情,近乎瘋狂。夜色闌珊時,我和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輪彎月,一首小詩,就足以讓我們彼此快樂。喜歡在午夜,撫摸那些讓人溫暖而憂傷的文字。它們是來自天堂的精靈,以一種透明的方式在我和她的內心深處飛翔。那時候天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太慢,轉眼間我們都帶着發表的詩歌考入了大學。

  起初,我們通信時,總會寫一首詩送對方,附在信的末尾。後來,許是功課忙,信就漸漸地少了。再後來,信還有,詩沒了。我問她:怎麼不寫了。她回我:寫詩也找不到工作,再浪費時間在這上面,是不是有點傻。那時剛剛進入千禧年,報紙的副刊編輯們紛紛告知老作者:詩歌的版面撤了。我和她,大概都屬於年輕的老作者之列。

  這個夜,看到同桌二十多年前的文字,我的眼裏一下蓄滿淚水:我們都無法再回到從前。我們忘記與疏離的難道僅僅是詩本身麼?散落天涯的我們,開始學會寫凌亂的文字,學會忘記傷痛和孤獨,學會做陌生的自己,我們在失去詩歌的同時也失去真誠和激情。

  我決定寫一首詩給她,紀念那逝去的歲月。就叫《詩歌》吧:「我寫了很多/在我之前,有更多的人寫了更多/那些手稿像黃昏裏擁擠的翅膀/像春天殘舊的檔案/我懷疑這一切有什麼意義/你的回憶提醒我的回憶/疼痛就來了/我忍不住叫喊/快樂就來了/我忍不住微笑/空虛就來了/我忍不住去摸自己的胸口/有人撩開夜幕忽然出現在面前/像失散多年的老友/我忍不住流淚/默然半晌,說/我們去喝一杯」。

   jackeyzhao2018@gmail.com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