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片尾曲\服務學習\克 洋\fb.me/hakyeung2018\逢周四、日見報

時間:2019-04-21 03:17:57來源:大公報

  鐘擺同步的節奏只持續了一個學期。之後上課時間表換了,室友失戀了,我便再沒有去圖書館,改為一個勁兒留在宿舍看電影。那時候還沒有Netflix,連 DVD 都很貴,只能看二十元一張的 VCD。看 Lars von Trier、看 Richard Linklater。只要沒有課,基本上都在看。當然課不是重點,很多時候,有課也看。

  然後有日下午,當崔岷植剪掉自己舌頭的時候,房門咯咯響。我任由他透過喇叭在屏幕喊叫,轉身開門。

  她左右手各拎着一個裝滿食物的百佳袋站在那裏。

  「也想當你的女朋友。」

  就這樣,我們把圖書館的空間搬到我的房間。她總會在星期三的第七、八節課和星期五的第三、四節課來。此外就是周末的約會天。我們去元朗食糖水,去迪士尼樂園排隊,去午夜遊人散盡的星光大道散步。行街、睇戲、食飯,趁室友不在的晚上一起過夜。

  我們大概講了很多話,然而在後來的日子,每當我試圖回想談過什麼,卻一句話都想不起來。交換過的訊息有如被裝進一個藍色塑膠筒,沉入深海,連影都不見。到底我們談過什麼?

  「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她在電話裏頭說。

  「可我連一起去看過的電影對白都背得出來。」

  「這事是這事,那事是那事。你會記得老師上課講過什麼嗎?」

  她的比喻很不錯。說到底我們的交往只是她在大學登記的一課,總的而言類似於Service Learning,一邊學習一邊服務社群。至於她為何要選修這一科,我卻不得而知。她從來沒說,我也沒問。即便是在眼下這通電話,我也無意詢問。也許是覺得沒有問的必要,因為對學生來說,Service Learning最重要的從來都是學習而不是社群。學生興致勃勃來服務,心滿意足地離開。他們將知識帶回家,卻不會連同社群一併帶走。社群不過是一條通路。

  當然,對社群來說學生也是一條通路。誰對誰來說都只是一條通路而已。

  與她交往那年,我們大多日子彼此通路,相安無事,樂也融融。只有一次她對我表達不滿,那是在我生日那天。   (說故事的人之四)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