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詩與仕途/蓬 山

時間:2019-03-21 03:18:21來源:大公報

  康熙年間,名臣陳鵬年任蘇州知府,因性格剛直,得罪了總督。於是噶禮特意從陳鵬年的詩中,斷章取義,穿鑿附會,誣陷陳鵬年造反。

  比如「代謝已憐金氣盡」,乃詠金秋蕭瑟,噶禮說這是誹謗大清氣數已盡(清原本國號為金);「一任鷗盟數往還」,本是常用的典故,又被噶禮解讀為是與台灣的鄭經隔海暗通款曲;「紅葉空山繞夢思」則是懷念朱明王朝,因「紅」即「朱」,「葉」為「後裔」。

  當時滿清大興文字獄,尤其防範漢人的復明之心。噶禮可謂歹毒至極,誣告的都是要害。按這番說辭,奸計一旦得逞,陳鵬年將死罪難逃。幸好康熙皇帝沒有墮入圈套,而是諭批:「詩人諷詠,各有寄託,豈可有意羅織以入人罪?」陳鵬年逃過一劫。反而噶禮後來因為貪贓枉法,被抄家賜死。

  其實許多做官的讀書人,在公務之餘,不乏唐朝李遠「長日惟消一局棋」或是陳鵬年「一任鷗盟數往還」之類的雅興。但並非人人都這樣幸運。

  乾隆二十年,盛京禮部侍郎世臣辦理陵寢不力,被革職遣戍黑龍江。旗人普遍文化不高,世臣進士出身,是旗人中少有的雅士。乾隆皇帝翻檢世臣詩集,更加怒不可遏,拿出噶禮那套手段,一一摘列,大加撻伐,幾乎到了「鞭詩」的地步。

  世臣有詩「霜侵鬢朽嘆途窮」,乾隆斥其竟敢「自擬於蘇軾之謫黃州」,而且說以世臣的品學,「與蘇軾執鞭,將唾而箠之」,極盡嘲諷侮辱。又說世臣位居二品高官,「有何『途窮』之嘆」?世臣還有詩「秋色招人懶上朝」,乾隆批評他身居要職,卻以疏懶自鳴清高,這樣怎能為官員作表率?至於「半輪秋月西沉夜,應照長安爾我家」,則是充滿對滿洲龍興之地盛京的詆毀。

  乾隆最後對世臣定性「革職發遣,尚屬輕典」,並警告以後再有縱情詩酒、辦事不力者,必從嚴治罪。世臣的詩,終結了自己的仕途。 (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