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香港之春/凡 心

時間:2019-03-20 03:18:33來源:大公報

  在北方生活過多年,喜歡觀察四季的交替,那是一季一景,每一季都有自己該有的風景。北方的夏季雖與香港差別不大,但春的萬紫千紅,秋的絢麗壯麗,冬的雪飄冰封,都是叫香港人感到開眼和新鮮的。

  眼下是春天,朋友自北方傳來的照片便有春暖花開的樣子,與冬日一片肅殺、萬木凋零的景致相比,真是換了人間。

  人在這種環境中生活,對身邊的物象變化也就分外敏感。

  北方作家筆下的四季景致,也往往在細微處見出生命的默然變化,卻又充盈着生機喧嘩的力量。南方作家也寫景狀物,但南方四季變化不明顯,難以寫出那種鋪天蓋地的變化。不知道這是否就成了一種限制,閱讀時總覺得北方人的感情會比南方人熱烈、豐富且濃郁一些。

  也或是感情的表達形式不一樣吧。

  香港的四季變化也不彰顯,嚴冬時節竟還是百花怒放。冬天時拍過一組樓下公園花圃的照片傳出去,蜷縮在冰雪中的北方同學羨慕嫉妒地大呼老天不公,說這不就是一個春天嗎?他們只能在自己家陽台或一角,精心照料着幾盆花草,冬花一開,造出春的景象,和外間的冰天雪地相映成趣,也給自己一點春暖。

  香港一年四季鮮花常開,樹木常綠,少有落葉蕭蕭、花木凋零的時候。移民到此的北方朋友除了罵罵她苦夏的濡熱,大都樂於安居此城,只是稍嫌四季景色雷同,有些單調沉悶。

  家裏種了幾棵不需費心打理的攀爬植物也有三四年了,平時不特別留意它們,只是高興了便澆點水。它們卻自得其樂地長得壯茂,竟成了春的使者,告示了香港春的來臨。那就是它們長得比平時還要積極,隔天便抽出一個嫩芽,接着長出新葉。再就是伸出枝蔓,自己去尋找可攀附的靠山。有一株竟就黏上了在一旁的木櫃,在它的縫隙上自由伸展。

  這些微小變化,報告了生命的律動,告訴我們香港也有春天。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