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忍耐的課/米 哈

時間:2019-02-21 03:18:28來源:大公報

  趁好天氣,我與友人行山去了。機緣巧合,我們到了一間禪院。「禪院」是它的性質,外觀上,它就是兩間一層樓高的老房子,舊而不破,四周種了花花草草,隱藏於山中。禪院住了三名女僧人,老中青,老的大概八十多歲,年輕的大概是三十多。

  主房子供奉了觀音菩薩,房內除了佛像,還有一個放了經書的書櫃、一張桌子與數張椅子。此外,再沒有多餘的器具、裝飾,牆上只掛了一幅字,寫上「忍辱波羅蜜」。我們上香以後,中僧人便讓我們幫忙切白菜,準備包素水餃。

  那時是下午三時左右。

  年輕僧人是一位嚴謹的僧人,嚴謹得連我們上香時的插香角度,她也十分在意。當她知道我們要幫忙切白菜(而我後來回想,之所以要我們幫忙切白菜,大概是中僧人怕我們悶),年輕僧人便大為緊張的跟我們說:「你們一定要在四時前,切好白菜,因為四時以後,我們開始晚課,也不再弄砂煲罌罉,不再發出什麼聲音,然後準備入睡。」

  聽罷,我立刻到以柴火燒飯的廚房,將兩斤白菜切好。我手腳本來就有點慢,當我怕切菜聲破壞了那一份寧靜時,我的手腳就更慢了。我專心地切菜,一刀一刀,除了風聲鳥聲,就是切菜聲,一刀一刀,忽然之間,我竟然有了一份因殺生而來的不忍之心。縱使我切的,依然是白菜。那一刻,我彷彿想通了什麼。

  白菜切好了,剛好三時四十五分。僧人們開始晚課、誦經,我坐在外邊的石椅上讀我未完成的宮澤賢治的小說,讀着他寫道四個森林的故事,看看眼前的景色,近看鳥語花香,遠一點點看,就是高樓大廈,感覺異常和諧,同時,不禁想到:現實的森林,究竟會在什麼時候伸延到這裏來呢?

  當這班僧人,因為修行,選擇簡樸的生活,忍耐這種生活帶來的不便,甚至苦。同時,我們的城市,彷彿不能忍耐有這麼不善生產的人與地。此時此地,想起那掛在牆上的字:忍辱波羅蜜。那是我們眾人畢生的修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