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一紙鄉書來萬里/趙 陽

時間:2019-01-16 03:20:54來源:大公報

  進了臘月,「今年在哪裏過春節?」這樣的寒暄多了起來。這平添了我內心的惆悵和思念。屈指算來,中學時父母離世,我讀大學離開家鄉,已經二十年沒有回去過春節了。有好幾次,下定決心回鄉看一看、過個大年,但到最後因為種種原因都沒成行。於是,似乎就成了:我在哪個城市學習、工作和生活,春節就在那裏過。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六年前的除夕,因為工作關係,我到福建太姥山腳下的鄉村開展慰問,體驗了一回閩北舊曆守歲的風土人情。

  不過,臘月裏並不只有惆悵,更有溫暖。因為,每到春節前的這段時間,我總會收到來自師長和親朋的信件。那親筆寫在信箋上的字字句句,讓遠在香港的我,無時不刻感受到人世間的溫情。

  上海的徐智明老師,今年已經八十歲了。退休前,他是學林出版社的編輯。我十二歲那年,正是他編輯發表了我的第一篇習作,讓一個熱愛文學的孩子開始了逐夢的人生之旅。從那時起,我和徐老師就保持着通信聯繫。如今,他身體大不如從前,但即便如此,每到春節,他都會給我寄來賀卡和信。今年寫的是:「陽陽,春節快樂。要立業,也要成家。」透過那熟悉的字跡,我彷彿看到慈愛的老人一直在我的身邊,關心着我的成長與生活。

  吉林的陳寶華老師,當年大學一畢業,就到我所在的鄉下中學教課,她知道我愛詩,把珍藏的席慕蓉、汪國真的作品集送給我,給了年少的我重要的文學啟蒙。她在信裏講起家鄉的變化,「今年的雪很大,只是學生越來越少了。我也快退休了……」我的眼前,又出現了那雪後的校園,這一刻,那故鄉的風啊,就像是吹打在我臉上。信末,陳老師說「有時間回來看看吧。老師們都很想你。」我明白她的意思,人終究敵不過歲月,一些當年教過我的老師已經故去了。

  還有北京、廈門、成都的來信翩躚而至。這兩天,香港又降溫了,而當我回到家中、捧起這些信,心裏更暖了。「一紙鄉書來萬里」,願明年,「真個成歸計」!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