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從「美學」到「書法美學」\鄧寶劍

時間:2018-11-08 03:17:03來源:大公報

  一九三一年,《大公報》天津版連載張蔭麟(筆名素痴)的長文《中國書藝批評學序言》,文中提出一些有待研究的書法問題,比如書法藝術和其他藝術的共同點是什麼,書法藝術的獨特之處又在哪裏,書法藝術的派別有何美學的意義。他進而宣稱:「此諸問題之解答可以構成美學上之一新支,吾人可名之曰『中國書藝之美學』(The Aesthetics of Chinese Calligraphy)。以此學之原理為基礎,可以建設一『書藝批評學』,其任務在探求書藝上美惡之標準並闡明此標準之應用。本文之範圍只在試求解答上列諸問題,為書藝批評學奠其基礎,故題曰中國書藝批評學序言雲。」

  張蔭麟認為這些問題的探討屬於「中國書藝之美學」(實即「書法美學」),而這門學問的原理是建立「書藝批評學」的基礎。他的這篇《中國書藝批評學序言》,其實就是在闡述作為書藝批評學之基礎的書法美學,兼具史才與哲識的張蔭麟又做了書法美學史上的鮑姆加通。

  自此之後,以美學之名探討書法的論文和著作漸多。時至今日,以「書法美學」為名的著作已不下二十本,論文則數不勝數。

  西學東傳之後書法美學的得名,讓書法藝術之審美價值更為明晰,書法理論的問題域因此得到擴展,某些問題也得到更為深入的探討。不過,正如史家在評論鮑姆加通的學術貢獻時所說,「名稱並不等於事物」,儘管鮑姆加通為美學命名並被譽為「美學之父」,卻不能認為美學本身是由鮑姆加通創造的。事實上,古希臘哲人對審美問題的探討就已達到相當的深度,在中國也有久遠的美學的歷史。同樣,書法美學的得名和書法美學自身是兩回事,書法美學並不是在現代開啟的。漢末以來的大量書學文獻,包含豐富而且深入的書法美學成果,形成傳承有序而又代代不同的書法美學的歷史。我們今天探討書法美學,不可能無視古人的理論智慧而另起爐灶。 (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