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機場貴賓室\克洋

時間:2018-11-08 03:17:02來源:大公報

  東京開始冷了。天氣一冷,我就想起總是穿大衣、化夏萍妝的Mrs. Dawkins。

  那時我在希思羅機場一家黑卡貴賓室做接待員,Mrs. Dawkins是客戶名單上唯一一個空姐。一般來說空姐是不可以入貴賓室的,因為她們沒有boarding pass。然而敝公司例外,手中有卡,就算逃犯也會送按摩服務,是為資本主義的世界。

  有錢不等於有教養,莫如說財大氣更粗,唯獨Mrs. Dawkins不同,從兩隻手指捏起魚子醬多士,到拈起Gucci餐巾擦唇邊,她總是那麼典雅,就如戴安娜王妃,閃亮得教人眼睛刺痛。

  問題是,空姐怎會有黑卡?不外乎是那些故事:嫁了個坐頭等的有錢人,又不甘做全職媽媽,於是返回職場。連賺錢買花戴都不算,純粹娛樂而已。

  然後,大約在我上班後半年左右,公司開始有傳言,說Mrs. Dawkins丈夫移情別戀。二人因此有過相當多爭執,還有家暴。我也不知是真是假,畢竟那時候Mrs. Dawkins仍常來。她仍然嫻雅得如同天上的女神。

  十二月二十四日,倫敦下大雪。Mrs. Dawkins如常穿大衣、拉Rimowa行李箱來。我開口前她已先打招呼:Hello, Mr. Yeung, how are you today?

  我一如以往替她刷卡,但機器顯示「請與銀行職員聯絡」。又刷了一次,還是一樣。我對她說,可能磁帶壞了,我替你打電話問銀行。

  她笑容不減。「不用麻煩你,我自己就行。」

  Hi-她只對電話說了這個字。之後,她一直聽,一直聽,水汪汪的眸子一直注視前面,彷彿那裏有她要去的地方。然後掛線。

  Don't worry. Enjoy Christmas. Goodbye. 她挺直腰板,拉行李的右手如同撫過一個波浪,順勢轉身離去。那時候喇叭正播放《Silent Night》。最後看見的她的身影,仍如同我第一次見她那樣優雅高貴。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