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炫窮

時間:2018-09-30 03:16:49來源:大公報

  炫富不稀奇。從石崇王愷鬥富,到前幾天上海四十萬一餐的天價帳單,升斗小民只能慨嘆,貧困限制了我的想像力,富人的世界我們不懂。

  富,唯恐人不知;窮,唯恐人知。這就是區別。當然,窮人有時也不避諱言窮(其實也是無可逃避),但總還是以低調為主,自嘲的成分居多。譬如,孔乙己的口頭禪「君子固窮」,也只是在回擊他人時才用。一九九七年播出的TVB經典劇集《難兄難弟》中,羅嘉良有句台詞「因為我擁有中國人的傳統特質—貧窮」,在當今的新媒體時代,突然又被挖出,成為流行的表情包。

  不過,也有些情況是唯恐人不知自己窮,故可謂之「炫窮」。《清稗類鈔》有一則《極貧可賀》。說的是清中期咸豐同治以來,連年興兵,國庫空虛,於是大開捐官之門,造成了冗官冗員越來越多。而職位總是有限的,僧多粥少,所以許多人長年得不到差使,也就沒有俸祿進項。因此每到年終,布政使衙門就籌集一筆資金,分給貧困官員。當中又划分為極貧、次貧二種,極貧自然就可多分一些錢。

  然而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極貧分銀較多,想被評選上就更不易,必須暗中請託打點辦事人員才行,少不了也要準備些蓬門蓽戶、破衣爛衫、粗茶淡飯的「參評材料」。因此,一旦有人被定為極貧,同僚見面便要祝賀:「恭喜老兄,今年又得極貧。」

  若說百年前的事去古已遠,則幾年前的例子也有。二○一二年春節期間,湖南某縣縣委、縣政府在街頭LED大屏打出巨幅標語,「熱烈祝賀本縣成功納入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縣委書記自述為了評上特困縣,「特意壓低了一些經濟指標」,「受盡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委屈」,幾至聲淚俱下。特困縣的好處,與「極貧可賀」類似,可多得些資金。只不過身為父母官,不從長計議謀發展,而以「炫窮」為政績,究非長久之計。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