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如是我見/來自黃浦江的歌聲\陳 安

時間:2021-10-25 04:27:18來源:大公报

  互聯網的開放包容,視頻節目的豐富多彩,使我這個久居哈德森河畔的人,終於聽到了來自黃浦江的歌聲,尤愛其中三首歌曲:《兩地曲》《歸來的星光》和《黃浦江的夢》。這些歌可能流傳已久,可對我而言,完全是遲到的新歌,曲作者朱良鎮也是個陌生的名字。可喜的是,我終於沒有錯失聆聽和詠唱這些優秀藝術歌曲的機會。

  從網上檢索一下,發現朱良鎮和我一樣,也生於一九四○年代,也在上海郊區長大,他在青浦縣的一個小鎮,我在上海縣的一個小鎮。他有音樂天賦,音樂學院到青浦招生發現了他,覆試時要他為「小雞變公雞」這首童瑶譜曲,他很快就在腦子裏譜好了,可就呆坐着不動筆,因為他不會記譜,連簡譜也不會,直到面試老師要他唱出來,代他記譜,這才知道他譜出了一首生動活潑的兒童歌曲,加上順利通過視唱練耳,這個十四歲的男孩就這樣進入了上海音樂學院附中。

  少年良鎮知道珍惜這個學習環境,用功又用功,刻苦加刻苦,在良師培育下,才情活現,最後以優異畢業作品《鋼琴小品四首》直升上海音樂學院作曲系。

  從作曲系畢業後,朱良鎮踏上了音樂創作的康莊大道。我想不必贅述數十年來他寫了多少通俗歌曲,兒童歌曲,交響合唱,為多少影視、話劇、京劇、舞劇作曲。在獲得這一系列創作成就後,他把心血和精力集中到了藝術歌曲的創作,精彩紛呈,《朱良鎮藝術歌曲選》暢銷書市,在全國產生了深遠影響,現在也影響到我們這些愛唱歌的海外華人了。

  與通俗歌曲相比,藝術歌曲顯然更富藝術性,更能表達個性、抒發內心感情,唱起來難度更大,也就更有魅力。朱良鎮深諳藝術歌曲的特色,用各種手法使每首歌達到至善至美的境界。他善用「弱起」把聽眾漸漸帶入意境,用「三連音」使旋律更優美動聽,交錯使用4/4、2/4和3/4拍使節奏更富變化而更有活力,多用難唱的4和7而使曲調更委婉動聽,用四度以上的「大跳」使音色更明亮,用「變調」使色彩更豐富、感情更充沛,寬廣的音域則使激情和深情得到更開闊的抒展,等等。顯然,他已成為中國藝術歌曲的又一位優秀藝術家。

  我先被《兩地曲》(王森、朱良鎮作詞)打動。多位男高音歌手唱出了這首歌的優美旋律,唱出了生活在兩地的心上人的繾綣思念之情。──那黎明的星空是溫柔的目光,那大海的波濤是激情的歌唱,不論在北國或南疆,不論在山中或海上,有情人何時不在互相掛念,不在渴望早日相見?這「兩地」,在我看來,其實也包括海內和海外,旅居國外的人又何不牽掛國內的親人、朋友?白居易有詩云:「我有所念人,隔在遠遠鄉。我有所感事,結在深深腸。鄉遠去不得,無日不瞻望。腸深解不得,無夕不思量。」我想說,請哼哼《兩地曲》的旋律吧,它使「遠遠鄉」的人,能在歌聲裏,在盛開的映山紅裏,在滿天的落霞裏,開心釋懷,解得「深深腸」。

  我又被《歸來的星光》(石靖作詞)感動。這是一首為海歸們寫的歌。我在紐約的多位親友先後都成了「海歸」,歸國時心情都有點複雜:國人會怎樣看待他們?當他們乘坐夜航班機降落在祖國的夜色中,將有怎樣的感受?與台灣歌曲《故鄉的雲》中浪跡天涯的游子相似的是,海歸們也滿懷鄉情,聽到了「歸來吧」的呼喚聲,不同的是,他們並未感到「滿懷疲憊」,「行囊空空」,「眼裏是酸楚的淚」,而是覺得他們是歸來的星光,是夜空中的一顆小星,願用生命之火為祖國的夜空增加一點光明,把黎明的陽光獻給親愛的祖國。筆者近耄耋之年,恐已不會當海歸,但我真的欽佩並感謝那些在夜色中歸去、為祖國夜空增光的小星,也相信不論夜空或晴空,祖國的天空將永遠為返家的海歸和游子們敞開。

  《黃浦江的夢》(賈立夫作詞)則使我感到格外親切。半世紀之前,巴金寫過一篇散文,題為《上海,美麗的土地,我們的!》。在上海長大的人,怎能忘懷我們這片美麗的土地,怎能忘懷黃浦江兩岸的瑰麗美景?江上的白帆,街邊的梧桐,廣場上的鴿群,外灘的鐘聲……人們都說,現在上海比紐約還漂亮,還繁榮,我們這些在紐約哈德森河畔做黃浦江夢的人,不就更期待着早日驅離疫病,讓世界安如泰山,好再親自去上海,去尋根訪舊,去觀瞻新景,看東方明珠怎樣閃亮在黃浦江上。

  感謝朱良鎮先生和詞作家們,我們將和你們在不同的「兩地」,唱着你們的歌,去仰望星光燦爛的夜空,去做更壯美的黃浦江的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