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二十一世紀西行漫記/青海的草原一眼看不完\馮煒光

時間:2021-10-21 04:28:29來源:大公报

  圖:青海俄博梁雅丹,令人仿如身在火星。\作者供圖

  筆者到新疆和西藏自駕遊前,在青海待了逾十四天,讓行程卡擁有良好紀錄,以便順利入疆,繼而進藏。剛結束了逾一萬五千公里的隻身自駕,也是回到青海西寧休整,在這裏和大家介紹一下青海。

  青海有黃河源、長江源、星宿海和崑崙山。後兩者是武俠小說的「常客」,讀過《天龍八部》的人,相信都會記得星宿老怪門下,痴戀蕭峰的阿紫。《笑傲江湖》中也出現過崑崙派。當然現實中的青海沒有阿紫,但有仿如星羅棋布的小湖泊。崑崙山口位處四千多米海拔高度,只有藏羚羊的雕塑,沒有劍客守候。由格爾木自駕往崑崙山口,可到達藏羚羊的故鄉──可可西里。自駕進入可可西里是要向公安報備的,因為那裏是無人區,且很多地方沒有信號,若旅人發生意外,公安可能欲救無從。報備時,那位年輕公安很有禮貌,且提醒筆者和朋友們要多穿衣服,雖然那時是八月中旬。

  當時在青海的行蹤是這樣的:由西寧自駕去青海湖,住茶卡鹽湖邊透明的帳幕型小屋,如天氣好,晚上可以看見星空。之後一路往青海省西北方向跑,去了大柴旦鹽湖。鹽湖因含鉀鎂鋰等金屬元素和鹵化物,鹽床或淡青、翠綠或深藍交替、與湖裏鹽花輝映調色成碧綠煥彩的翡翠田園,所以也被稱為翡翠湖。

  之後筆者再往青海西北處深入,去了冷湖住宿,那裏再來回跑八十公里土路是「火星基地」,又名俄博梁雅丹。這裏仿如到了火星,沒有信號,只能順着路牌走,但也很容易迷路。筆者曾在當天中午時分,三度經過同一個路牌,卻走不出雅丹,差點錯過了別具特色的「火星中午飯」。

  接下來是直奔茫崖,前往「惡魔之眼」──艾肯泉。要看艾肯泉,一定要用無人機。筆者對這個泉,印象深刻。雖然同行朋友因為顛簸了近二十公里土路而感不適,但都大呼不枉此行。茫崖(花土溝鎮)是青海毗鄰新疆的石油小鎮,在這裏再往西北方向開三百五十公里便是新疆的若羌縣。如果不是當時出現疫情,可以由此直接進新疆。筆者由茫崖向東南折返,直奔格爾木。在當地休整了兩個晚上,做好核酸檢測和公安報備,經由一○九國道直奔可可西里。一直南下,便可以進入西藏。在通過檢查站時,公安問筆者是否進藏,據說由青海這樣進藏(走的是青藏公路,要跨過海拔五千多米的唐古拉山)要預先另辦手續。筆者在這裏遇上藏羚羊和藏野驢,又經過了長江源頭的通天河流域,去了曲麻萊。由曲麻萊去了十餘年前被地震蹂躪過、但很快重建好的玉樹,筆者還巧遇香港藝人莫少聰的慈善車隊。

  翌日清晨,筆者由玉樹出發往西寧,一口氣開了近九百公里;途中還去了瑪多,這裏是黃河源頭的扎陵湖和鄂陵湖濕地。若在青海自駕,可以一次過尋訪黃河、長江源頭,還有「惡魔之眼」、「巧遇」藏羚羊,在茶卡鹽湖旁卧看星空。上述在青海西北繞一圈的行程需時九天。

  筆者在離開青海逾兩個月,再回到西寧,發現這裏原來有三個萬達商場,筆者去了其中一個並看了電影《珍珠》。售票員提醒說這是粵語電影,正中下懷,因為筆者思鄉了,很想聽聽廣東話。曾有香港「黃絲」KOL說普通話「擠壓」廣東話云云,刻意挑起事端。事實上內地也有用廣東話拍的電影,甚至在青海西寧播放。何來「擠壓」呢?

  筆者在暫別西寧之前,還去了「(西寧)城中區未成年人普法教育基地」。這個基地有三層樓高,以互動遊戲、展示板及微電影來推廣法律、教育年輕人不要受毒品荼毒。相關內容只講法律普及,不講其他,互動性和知識性都很高,值得深度遊青海的朋友去看看。本擬去陝北的延安及青化砭,緬懷先輩創業艱難。不過因為陝甘寧突然爆疫,為免滯留大西北,故筆者持有四十八小時內核酸測試陰性證明後直飛北京,正式結束二十一世紀西行漫記。

(續篇,本系列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