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二十一世紀西行漫記/「大圓圈」小插曲\馮煒光

時間:2021-10-19 04:28:09來源:大公报

  筆者今次單計進出西藏,隻身自駕九千多公里(本擬是「八千里路雲和月」,怎知超額完成),其間見盡不少「飛石地段,小心慢行」的牌子,但都安然無恙,直至離開昌都的早上。當筆者在山道中徐徐而行時,忽然一聲巨響,連石頭的影都未及看見,便發現車頭玻璃裂了,成了一個漣漪般的圓圈。尚幸車頭玻璃沒有全面碎裂傷及自己,自覺運氣不錯。怎知當天跑了近十個小時到達四川藏區的甘孜縣城,在快到酒店時,下意識地學前面的越野車去超過堵在前方緩行的泥頭車。怎知這泥頭車忽然向右邊挪動一下,筆者為免碰撞,急忙向右挨近;電光火石間,筆者的越野車右邊前後輪胎都碰到路基,「嘭」的一聲,頓感車胎已爆裂。情急智生,筆者立馬用手機上的App找尋最近的汽車維修,否則莫說由甘孜去成都有五百公里,就是在甘孜縣城再跑五公里也沒可能。當時已是晚上八時,四川甘孜不像新疆般晚上九時才入黑,故天已全黑,更糟糕的是街上的各種店舖也已關門。

  筆者按App指示,在前面街口右拐到了另一條街,一看,除了附近的酒店燈火通明外,只有一些小型超市仍在營業,其他的都已關門。筆者見到街的左邊有一家五金店仍開門,立馬把車停靠路邊,下車詢問該店主。店主用四川話向正在往店面走近的一個男人詢問,看來那是她愛人。男人聽後便撥打手機,不消一分鐘,他用帶四川口音的普通話說在斜對面有汽車修理店。筆者往道路右邊望去,全關門了。男人又說:「已打電話叫汽車修理店主重新開門。」細看之下,果然見到有一扇門打開了並透出燈光。筆者趕緊把車開過去,洩氣的輪胎在路上摩擦,發出吱吱聲,真害怕越野車就這樣「拋錨」。好不容易熬過這數十米,降下右邊車窗,果然見到有一位身材高大男士站在門口,筆者如在大海中抓到一條救命稻草,高喊「能換輪胎否?」男士欣然點頭,然後筆者開上行人路,停在他的店前。之後又出來一位女士,看似店主的愛人。夫妻兩人檢查過車的四個輪胎外,告訴筆者要換兩個輪胎,質量較好,故收一千七百元人民幣。這雖然較筆者在新疆庫爾勒那台寶沃換輪胎時貴了(在新疆,因為跑沙漠公路,輪胎沾上小石而漏氣,換了兩個輪胎,一千一百元人民幣),筆者欣然支付了,否則難道把車拋錨在甘孜,無法完成進出西藏大圓圈乎?

  有人問三一八和三一七國道好走嗎?筆者的回答是:絕大部分路段是瀝青路,好走。但也有個別路段因氣候問題而路基沉降,故被當局限時速至六十或四十公里,甚至二十公里。但在離開甘孜去馬爾康路上,也有數公里因修路而要繞行逾三四公里的碎石路。那種顛簸,筆者實在不想再嘗試。由於這兩條國道都有路面不好之處,且「飛石橫流」,筆者建議大家不要自駕自己的「愛駒」,而是租車或索性僱用司機。說到租車,由九月二十日至十月十五日合共二十六天,連第三者保險,盛惠六千一百九十五元人民幣,即平均一天約二百三十八元人民幣,折合不到港幣三百元。當然這未計油費。以自駕帶來的樂趣,若有合共四人同行(坐五人略有點擠,雖然也可以),每人每天攤分不到八十元港幣,相當合算。

  總的而言,筆者今次由八月十日入青海,在當地待了兩周自駕,以便「行程卡」辦成離開青海,方便進入新疆。八月二十七日晚飛入新疆,在烏魯木齊蹓躂了兩天後,八月三十日正式租車,一直跑了南北疆及邊境的塔什庫爾干地區,之後在九月二十日飛往成都,再跑了這個進出西藏大圓圈。三省自駕行程合共逾二萬公里,筆者可說不枉此行,無悔今生;也映照了一九八二年筆者大一升大二時的大西北行,當年只能坐車,而今可以租車自駕。活於今天新時代,自豪感滿溢胸臆,詩興大發。

  當年筆者在破舊的公交車上從顛簸中醒來,看着遠處升起的朝陽,隨口作了幾句詩,謹錄於後:

  布達拉宮是我的夢/激盪的瀾滄江是我底生命的銀霞/男兒熱血/不畏艱苦/橫刀西嶽/飲馬新疆/八方天地/任我縱橫

  (西藏篇十六)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