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君子玉言/網絡時代「網格化族群」\ 小 杳

時間:2021-01-20 04:23:54來源:大公報

  圖:社交媒體已成為不少人獲得資訊的主要途徑。\資料圖片

  荷里活電影近年較少老老實實講故事,腦洞開到天外,越來越不着邊際。所謂科幻,其實少科(學)多幻(覺)。比如人腦被植入晶片,變得亦人亦神亦魔,或天下無敵,或無惡不作。

  國會山騷亂發生後,特朗普的賬號因「存在慫慂暴力風險」遭多家社交媒體刪除或永久關閉。這位習慣「推特治國」的噴子型政客,一旦失去網絡平台,如同被搶嘜封口,任喊破喉嚨也只有風才能聽到了。封號一事,既說明所謂言論自由並非無邊無際,高貴如特氏之流也要守規矩。也告訴世人:社交媒體已被政客作為政治文宣平台,製造民意潮汐,特氏與社交媒體之間就是互相推波助瀾的關係。另一方面,網絡時代,你的話語權實際上掌握在平台手裏,言論自由要看平台是否給你自由;思考自由也要看網絡「餵」你什麼資訊。顯而易見,這裏邊存在很大問題:規範社交行為,應該由政府來做,還是私人企業來做?

  以前的發明都是為大眾服務的,汽車冰箱洗衣機,簡單中性。互聯網興起,成為操控人致癮的「網絡鴉片」:你在算法「投餵式」推送中不知不覺困入「信息繭房」,你在不通關不升級誓不罷休的網遊中無法自拔……荷里活科幻片在現實中以另一種方式呈現:人們大腦被植入了網絡「虛擬晶片」。令人上癮──幾乎成了所有社交App追求的東西。

  互聯網打破了物理意義的空間局限,人們以為上網就無所不知了,實際上你生活在演算法設計的「楚門的世界」。你瀏覽的每一個網頁、每一則資訊,都有可能作為你的興趣偏好,被網絡「善解人意」地捕捉到,展開同類資訊的「投餵式養育」:你無意中看了一則周傑倫的資訊,便如同打開多米諾骨牌,網絡不停給你推送有關周傑倫的八卦,你不想成為周粉都嫌浪費。你每一次Like、Follow、Repost,都將自己的偏好主動「輸入」平台,平台掐指一算再大量推送相關內容,為偏好加固。這種循環每時每刻都在進行,人們沉浸於厚厚的同溫層,將不同意見隔絕在外,僅與自己相似的圈子交流,以為這就是全世界,以為自己永遠是對的,別人永遠是錯的;自己的一孔之見是真的,別人的視角是假的。這在二○一九年香港「修例風波」中暴露無遺。有個段子好玩也寫真:成千上萬隻井底之蛙通過網絡互相認識、互相認同,他們經過熱烈的討論一致認為:世界確實只有井口那麼大。

  二○一六年,谷歌的內部道德設計師、八十後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決定離職,他已意識到,臉書、谷歌、推特這樣的互聯網公司為了商業利益,利用算法設計致人上癮的產品是不道德的,已經成為「人類生存的一大威脅」。他說,當年在谷歌做郵箱設計時意識到一個問題:歷史上從來沒有過五十幾名二三十歲的加州工程師搞出一個設計,就能影響二十億人做出從來沒有預想到的決定──人們的工作、文化、生活,都來自一個鬼鬼祟祟的第三方操縱。於是他成立了一家「人道科技中心」(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用來對抗互聯網致人成癮的設計。但時至今日,互聯網公司依然專注於用戶增長而犧牲着道德底線,人們依然享受着同溫層「餵養」而固化着偏見。

  人們思維方式在不知不覺改變,我且稱之「互聯網思維」。這裏充滿一個個偏見網格,形成與血緣、與種族、與文化傳統無關,只與立場觀點有關的無數「繭房族群」、「井蛙族群」,將社會割裂成互相攻伐的部落,求同存異、和而不同或只能作為鏡花水月可望而不可及,「互聯網思維」終將影響人類生存和未來。美國國會山騷亂事件告訴我們:看不見的偏見極有可能轉化成現實當中可怕的殺戮。

  美國當地時間一月二十日拜登將舉行總統就職典禮。華盛頓「變成了一座軍事要塞」,設防情況史無前例:國會大廈設置了高達三點六米金屬圍欄(此前無圍欄──暴亂發生後加設了二點四米高圍欄──現在再加高)。周邊派人巡邏並實行安檢。二萬五千名國民警衛隊士兵派往首都警戒,六千餘名士兵持武器裝備睡在國會大廈地板上。十五日至二十一日市中心十三個地鐵站關閉。隔壁的弗吉尼亞州自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前往華盛頓的四個主要橋樑關閉。部分州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就安全性而言,在美國歷史上唯一一次能與拜登就職典禮相提並論的,就是內戰爆發之前林肯總統的那場就職儀式。」然而,看不見的戾氣更令人擔憂。網絡上特氏八千七百三十多萬粉絲、大選中佔百分之四十六點八的七千四百多萬張支持票,背後的仇恨情緒如何防?特朗普統治結束了,但特朗普主義仍然像一個幽靈在徘徊。

  祛魅,或將成為全球性的課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