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君子玉言/魔幻再現\小 杳

時間:2021-01-13 04:24:03來源:大公報

  圖:特朗普被Twitter等社交平台永久封號。\路透社

  剛進新年,一場五十多年罕見寒流席捲而來,北半球多地凍到開裂。人們按寒冷程度給地圖重新劃分四類地區:「凍哭」「凍傻」「凍僵」「凍傷」。 歐洲一些國家暴雪成災。「潑水成冰」這一東北專屬酷炫一景,在北京也能操作了。香港屬於最輕的「凍哭區」,市區氣溫低至攝氏七八度,大帽山達攝氏零下一點三度,登高覓雪的港人終於尋到幾串冰凌,新奇不已。

  罕見嚴寒下,並未「凍掉下巴」,但發生在太平洋對岸「上帝的山巔之城」罕見一幕,卻讓地球人驚掉了下巴。

  一月六日,華盛頓國會山召開參眾兩院聯席會議,認證總統選舉人票。不料,被特朗普煽動的數萬名粉絲衝進會場,大肆破壞,議員們戴着防毒面具四處躲藏,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辦公室被佔領,示威者站在其座椅上大喊「特朗普贏了」。國會警員開槍阻止,並施放催淚煙,逾千名國民警衛隊、FBI人員增援。騷亂持續近四小時。華盛頓市長宣布當晚宵禁。包括一名警員在內的五人死亡、至少六十名警員在衝突中受傷。報章形容,這是繼一八一四年英軍放火燒毀國會,二百多年來國會山遭受最嚴重的侵害。消息迅速傳遍全世界,候任總統拜登及一眾政要、各媒體驚呼「暴亂」「恥辱」,盟友國家亦紛紛譴責。

  故事仍在繼續:只剩十天任期的總統特朗普被Twitter等十五家社交平台永久封號,並被民主黨參議員提出彈劾;三名內閣成員辭職;拘捕行動在事發兩天後迅即展開,至八日,法院已起訴五十餘名示威者,指控理由包括非法闖入國會大廈、擾亂治安、襲擊官員和槍支犯罪等,部分示威者表示只參與了示威活動,並未衝擊國會,仍被僱主解僱。候任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馬克.沃納(Mark Warner)致信臉書、谷歌等社交媒體公司,要求馬上保存示威者資料,以便實施拘捕……

  電視機前的人們看到這一幕,甚感眼熟:示威者推倒路障、越過警戒線、攀爬大廈、打碎門窗,把議會搞得一片狼藉……沒錯,二○一九年香港「黑暴」砸爛立法會的情景變成「荷里活大片」再現。

  然而西方和香港某些人的態度殊為詭異:

  其一、定性差異。對美國會山事件:coup d'etat(政變)、sedition(煽動)、insurrection(叛亂)、riots(暴動)、domestic terrorism(本土恐怖主義)──要多邪乎有多邪乎。對香港「修例風波」:抗議、抗爭,用最多的是中性詞protest(示威)──要多「輕淡」有多輕淡。可是,二○一九年的香港比起二○二一年的華盛頓,卻是要多可怕有多可怕──到處縱火阻路,地鐵店舖被砸,警察被咬斷手指、被潑硫酸,市民被亂石打死、被潑汽油燒傷……足足持續八個月。

  其二、參與者身份定位差異。稱美國會山事件參與者:暴徒、暴亂分子、犯罪嫌疑人。稱香港「黑暴」分子:「義士」「勇士」「死士」。嘩!那麼把香港這些「士」送給你家好不好?

  其三、方法定性差異。對美國會山事件:騷亂、破壞、掠奪、襲擊他人、縱火、嘗試製造爆炸──要多嚇人有多嚇人。對香港「修例風波」:「流水式示威」「象徵式抗爭」「窗邊咆哮集會」「唱聖詩」──要多「詩情畫意」有多詩情畫意。可是,經歷二○一九年的港人都知道,形容美國事件的這些詞,不就是那一年的香港嗎?那年市民們誰不是在恐懼、憤怒中度過?如此田園牧歌,搬去你家好不好?

  其四、警察評價差異。美國會山事件:警察開槍、施放催淚煙,打死示威者……不夠不夠不夠,「警察太被動」「猶豫不決」。香港「修例風波」:警察從沒主動開槍,從沒打死人,反而自己被暴徒咬斷手指、被割喉、被弓箭刺穿小腿、被潑硫酸需植皮……卻被罵「黑警」「警暴」……

  其五、暴徒處理差異。至今,香港「黑暴」過去一年多,立法會及其他被損毀政府物業設施修繕費逾六千多萬,沒有一個暴徒因衝擊立法會而被捕,還有頭目躲到美國逍遙。而華盛頓國會山騷亂兩天後即拉走近六十人,且仍在拘捕中……

  其六、對fake news態度。美國示威者在網路傳播仇恨暴亂信息,呼籲網絡公司要規管;香港那些煽暴仇警語言則被稱為「言論自由」……

  這場魔幻劇如同一面鏡子,照出某些嘴臉,要多醜陋有多醜陋,要多人格分裂有多分裂!

  人們恍然:兩年前在香港街頭打着星條旗、高舉「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K」標語的黑衣「義士」們,這個「歷史性高光時刻」應該出現在華盛頓呀,可惜他們錯過了一次世界級「出彩」機會。不過這次錯過也不要緊,誰誰不是擅長「長臂管轄」嗎?香港這些心心念念「President Trump」的人,長臂不伸過來管管嗎?抓到抓不到,至少也制裁一下吧?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