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文化經緯/飄然欲仙聽歌劇\吳 捷

時間:2020-10-26 04:23:56來源:大公報

  圖:歌劇《圖蘭朵》劇照\資料圖片

  今春以來,新冠病毒蔓延全球,宅在家裏的時間明顯增多,遂將著名交響樂、圓舞曲和歌劇逐一聽來。說起歌劇,它在很多人眼中就像冰山雪蓮,只可遠觀,不敢近玩──「據說很高雅,但是聽不懂呢。」

  比如,《圖蘭朵》(Turandot) 中的詠嘆調《今夜無人入眠》(Nessun dorma),王子(男高音)的舞台動作雖然很少,卻激情洋溢,滿臉憧憬,雙臂前伸,吼出一波又一波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高音和顫音,令人在起雞皮的同時,不由得佩服他巨大的肺活量,卻實在不明白他到底在傾訴什麼。因為多數歌劇,包括《圖蘭朵》,是以意大利語寫成,少數以德語、法語。而且,歌唱的發音與日常說話畢竟不同。正如門外漢的我聽京劇和崑曲,無論念白還是唱段,都需要偶爾看一下字幕一樣。

  其實,語言的隔閡,並不影響我們欣賞音樂本身的美。電影《肖申克的救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港譯:月黑風高) 中,安迪在獄警辦公室鑽空子,向整個監獄廣播《費加羅的婚禮》中的一段女高音二重唱。所有正在放風的囚犯頓時鴉雀無聲,如見天國,如聽天籟,滿臉幸福的光芒。安迪的獄友在旁白中說:當時他們根本聽不懂那兩個女人在唱什麼,也不想去弄明白,只覺得歌聲美妙,直上雲霄,如一隻漂亮的小鳥,飛入單調刻板的牢籠,使一切牆壁都消失了;就在那一刻,囚徒們感受到了自由。可見音樂之美,連滿口髒話、與世隔絕的大老粗們都能體會。當然,在他們日復一日的監牢生活中,假如播放一段莫扎特的長笛協奏曲,或許也會引發同樣的感受。不過女高音詠嘆調明澈輕靈,特別能給人一種羽化登仙、飄飄欲飛的升騰感。

  如果想更上層樓,進一步欣賞歌劇,學一點意大利語也無妨。只要懂得法語或西班牙語,迅速學到意大利語的皮毛並不難。因為這三種語言同屬印歐語系的羅曼語族,詞彙和語法都相似,詞尾變化同樣令人發瘋。當年讀研究院時,被迫着學法語,每天咬牙切齒,背誦因人稱、時態等等的不同而面目全非的動詞變位,不料後來在聽歌劇時也派上用場。比如普契尼歌劇《賈尼.斯基基》(Gianni Schicchi) 中的詠嘆調《噢,我親愛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女兒懇求父親讓她嫁給心上人,有兩句:「Mi struggo e mi tormento. O Dio, vorrei morir!」如果通曉法語,就會滿眼似曾相識,猜出大半意思:「我相思成災,受盡折磨。哦上帝,我寧願去死!」

  為了理解陽春白雪,去費力氣學一門外語,值得嗎?但是,為什麼不呢?將每天玩手機的時間,分出一點給歌劇和意大利語(或法語、德語)。從最著名的詠嘆調開始,先讓旋律攫獲你的心,再去對照歌詞,熟悉大意;進而比較同時代的不同歌唱家演唱的同一段,看誰最能與你的心弦共振;還可以比較早年和現代的歌唱家,感受聲樂技巧在幾十年間的進步。劇情和旋律爛熟之後,要聽的就是每個歌手加入個人理解和功力的演繹了。威爾第和普契尼的歌劇很討巧,好像餐後點心,是溫柔鄉中細膩甜軟的一勺冰沙,一盅水果布丁。瓦格納的歌劇沉澱了層層神話傳說與歷史,英武卓絕,熱情絢爛,是滋味雋永、沉重厚實的十八盎司T骨牛排。老一輩的Maria Callas如同煌煌神廟前愛奧尼亞式圓柱間透進的愛琴海的陽光;年輕一代的Anna Netrebko氣息充沛,剛柔相濟,悠揚甜美,起承轉合完美無瑕。帕瓦羅蒂的《今夜無人入眠》像震撼宇宙、炸裂黑夜的雷暴;Diana Damrau唱《夜女王》,在完成種種猙獰兇蠻,張牙舞爪動作的同時,輕而易舉飆出一連串激昂尖越、飄飛翻騰的超高音……名家演唱的經典唱段抒情繪景,一波三折,將喜怒哀樂表達到極致,特別需要耐心品味。

  歐洲歌劇也像中國傳統戲曲,至今仍在演出並廣受歡迎的戲碼都是舊時經典。比如《卡門》、《茶花女》、《魔笛》、《阿依達》,大多是十九世紀的作品,所以歌詞內容難免有如今看來不合時宜之處,比如性別歧視、種族歧視、東方主義,就像現代人很難接受中國舊戲裏蘊含的一些三觀。其實只要放輕鬆,將這些傳統戲劇當作古董來欣賞。普通人如我,聽《蝴蝶夫人》時如果滿腦子想的是歌詞中的「性別成見」、「殖民主義」、「異民族趣味」而不凝神於旋律和唱腔,所為何來?豈非太累?在沒有留聲機也沒有廣播沒有電視更沒有網絡的年代,除非王侯將相,養得起一個戲班子或一個劇團,否則想聽音樂、看戲、聽歌劇,就必須穿戴整齊,去音樂廳、戲院、劇院老實坐好,從頭聽到尾。

  如今,各種歌劇在網上都手到擒來,不喜歡就換一個,聽上癮就設置自動重播,如此便捷,雖南面王不易也。

  當年孔子師徒在陳受困,斷糧七日,猶弦歌不絕。孔子對學生子路解釋說,「君子固窮」,意為君子不會因身處困厄之境而改變志向或節操。彈琴、唱歌、聽歌劇、欣賞器樂和聲樂,在平時是與人無礙、自得其樂的愛好;而在萬方多難之時,優美的旋律能讓心靈的小鳥飛翔起來,穿過一切牆壁和障礙,令人身在斗室,心遊八荒。旁人只見我滿臉幸福的光芒,兀自呆坐桌前,卻不知我早已乘着歌聲的翅膀,羽化而登仙。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