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生在線/魚和經幢\肖復興

時間:2020-10-26 04:23:54來源:大公報

  前兩年秋天,朋友約我去河北易縣。他去的目的是釣魚,他的一個朋友在那裏新開了一家民宿,房前有一大片魚塘,釣魚是他的愛好,釣魚的器具一應俱全,全部進口。我是想看經幢。易縣多年前去過一次,行色匆匆,只看了荊軻塔,沒看成經幢,一直耿耿於懷。易縣經幢非常有名,建於唐代開元年間,刻印着唐明皇御註道德經的一章,距今有近一千三百年的歷史,是全國最大最老的道德經幢,國寶級文物。

  當晚趕到易縣,在民宿住下,第二天吃完早飯,朋友就張羅釣魚。魚塘不小,早晨溫煦的陽光下,水面如鏡,遠山如黛,遠離塵囂,清靜得猶如世外桃源。不過,魚塘的魚兒,久經滄海,磨煉成精,不那麼容易上鈎。太陽越升越高,我的魚竿前的魚漂始終不見動靜。心裏惦記着趕緊釣上一條魚來,好去看經幢。便站起身來,走到朋友的面前,想看看他有沒有釣上魚來,一看,也沒有釣上。朋友看出我的心思,輕聲勸我說:釣魚得有耐心!哪有像你這麼喉急的?

  我只好回去接着看我的魚漂,希望能有動靜,並不奢望釣上一條普希金《漁夫和金魚的故事》裏的金魚,哪怕是一條小鯽瓜子也行;或者,朋友能釣上來也行啊,就算是大功告成,可以一起看經幢了。

  過了好半天,誰也沒釣上來一條魚。這讓我越發起急。因為有經幢惦記着,心裏不靜,魚兒更像成心和我逗悶子,死活不上鈎。

  快到中午的時候,朋友終於釣上一條大鯉魚,高興得如獲至寶。我卻依然兩手空空,朋友拎着他的大魚,走到我身旁對我說:跟你說了嘛,釣魚不能急,得心無旁騖。我無話可說,心想,總算釣上魚來了,可以看經幢了。誰知,活魚當場殺掉,紅燒上桌,就着自己釀的米酒,一頓午飯吃下來,已是下午兩點多,催促朋友抓緊時間去看經幢。

  經幢就在城裏,可我們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縣城裏大興土木,到處在建新樓盤。走到老城邊上了,那裏不是拆成一片凋零,就是新樓高聳林立。秋陽正好,我們兩人都走出了一身汗,經幢卻依然是只在此城中,雲深不知處。

  朋友在路邊的小攤買了兩支雪糕,遞給我一支,對我說:中午喝多了,我頭暈腦脹,走不動了,得回去眯一會兒!我知道,他不是喝多了,是沒心思陪我找這個經幢。

  他走了。也沒有去睡覺,回去一看到魚塘就來了情緒,拿起魚竿接着釣魚。

  我呢,終於找到了經幢。這裏似乎拆遷多日沒有清理,荒蕪成一片廢墟,有人在空地上種着菜,大朵大朵的南瓜花金黃耀眼。一個四角涼亭中立着高大的經幢,在四周空曠襯托下顯得孤零零的。經幢確實高大,高達六米,八角棱柱的漢白玉,通體白潤,讓過去了一千多年無形的光陰,有了形象和生命,如見故人,可以親近觸摸。

  都說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魚和經幢也不可兼得嗎?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