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HK人與事\黃雨的夜 為清潔工撐把傘\阿 薯

時間:2020-08-11 04:24:11來源:大公報

  圖:去年「修例風波」中,「黑暴」損毀公共設施,破壞社會秩序。圖為當時食環署人員在柴灣迴旋處清理路面 資料圖片

  結束手頭的工作,關電腦的時候才留意到,竟已是夜晚九點。抬眼望了望窗外,黑壓壓的,是深夜的顏色。出了公司大門,驚覺外面沒有狂風卻是暴雨。平時在空調開得足足的辦公室,永遠不開的窗子圍住了屋內的冬暖夏涼,卻也隔住了窗外的雨霧露霜。地上早已有了無數的「小水塘」,雨滴濺在裏面,水花蹦得很高。

  一個穿着運動裝備的眼鏡男從面前跑過,身上的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手臂上還綁着跑步專用的臂帶。他是出來跑步遇到大雨嗎?還是即使在下雨天也堅持鍛煉?我想,無論如何,在疫情如此氾濫的時候,都不應該讓自己「泡」在這樣的大雨中,因為有可能患上傷風感冒,若是引起發燒,就更糟糕了。

  這樣想着,走到了車站。黃雨裏,等車的人都擠在屋簷下,頹唐着。

  好不容易等來了一班車,卻不是直達,不願再站在雨中,便上了車。沿途百無聊賴地刷手機。雨水順着車窗流淌,窗外的世界在波浪中,忽而清晰忽而屈捲。

  到了銅鑼灣,下車轉乘。雨絲毫沒有停歇的樣子。崇光百貨門口的車站,被一排的士佔據。疫情影響下,的士大排長龍早已不是新鮮事。沒想到的是在這場黃雨之下,深夜之中,打車的人竟也是稀客。

  大雨沒有停歇的意思。繼續等巴士,還是去換乘地鐵?當我將目光從遠眺向巴士來的方向收回時,看到一位身穿黃色反光衣,推着平板車的女清潔工向我這邊走來。她沒有傘,沒有雨衣,甚至沒有帽子。路過我的時候,我看到她早已渾身濕透,雨水順着頭髮留下來,眼鏡上全是雨滴。身上的反光衣黏着裏面的白色短袖,緊貼在身上。平板車上,一個空的垃圾桶倒扣着,應該是為了防止雨落進去。還有幾個黑色的塑膠袋,在倒扣的垃圾桶旁。

  女清潔工年約半百,推着車走在雨中,走得很慢,很慢。

  一輛開往家的方向的車駛過來,的士擋住了它入站的路線,它緩緩靠近着。我回頭,清潔女工向崇光百貨的方向慢慢走,步履有些踉蹌。我向巴士走了兩步,看着清潔工的背影。突然決定不上車了,想跟她走一段,看看能否遇上一家便利店,幫她買一把傘或者雨衣。

  不可否認我也有些好奇,為何在黃雨的夜,她沒有任何遮雨的東西,還堅持走在雨裏。

  目及之處都沒看到便利店,腦海中搜索着崇光百貨附近的「地圖」,四處張望。突然聽到一聲響,只見女清潔工狠狠摔了一跤。平板車高高揚起又重重摔下,垃圾桶從車上滾落下來,黑塑膠袋散在了地上。

  一位距離她比較近的男路人趕緊走過去看,我快步上前,兩人合力攙扶起女清潔工。她似乎有些摔蒙了,站起身看了看我,指了指地上。原來地上有個滿是水的白色塑膠袋,她推着平板車走,可能沒留意,一腳踩到,所以滑了一跤。我幫她撿起垃圾桶放回平板車上後,她又指了指那個白色膠袋,看起來有些着急。我把白色膠袋拾起遞給她,她抖了抖水,把這「罪魁禍首」掛在了手把上,「別再有人摔了。」她說。

  這一刻,我突然感覺眼睛裏的雨忍不住也下了起來。

  我幫她撐着傘,順着怡和街慢慢走。雨一直下,人們三三兩兩地站在沿途商場的簷下,向我們投來窺探的目光。他們會覺得奇怪嗎?一個努力忍着淚的人,在為一個渾身濕透了的清潔工撐傘?

  遮陽傘太小,擋不住兩個人,我便將雨傘向女清潔工的方向傾斜,又怕雨水落在她身上,一路小心翼翼。她也很是客氣,對我說了幾次,她快到目的地了,讓我不用再幫她撐傘。我說,雨太大了,這樣淋雨會着涼的,萬一生病就不好了,特別是在疫情下。見我堅持,女清潔工不再拒絕,我們就這樣走着,我問她為什麼不躲躲雨,她看看我,欲言又止。短短一段怡和街,變得格外長。

  快到邊寧頓街,過了馬路,她走到天橋下,對我說她到了。打量四周,塑膠泡沫箱碼得整整齊齊,欄杆上還掛了一些雜物。我幫她把手推車推到橋底,問清楚了她有沒有傘和換的衣服後,和她道別。轉身沒走幾步,眼淚就再也忍不住。

  過了馬路,我坐上回家方向的叮叮車,上了二樓坐在窗邊。透過車龍間隙看到,她換了衣服,把濕了的反光衣疊好收起來。在幫她撿起垃圾桶的時候,我留意到垃圾桶清洗得很是乾淨,她應該是一個把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條的人吧?在大雨中狼狽地走,也許是出於什麼苦衷。

  這座城裏的他們,這一年,真的太不容易了。疫情之前是「黑暴」,城市總是在白天被身穿黑衣蒙着面的人搞得滿目瘡痍,一地磚頭,一地垃圾,然而一夜過後又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人們總是感慨這座城的修復能力,可誰知道,每一個夜晚都是清潔工們在維持着這座城的尊嚴。我遇到過連夜打掃的人,遇到過連夜刷牆的人,遇到過連夜修補地磚的人……想到這裏我看了看自己穿的黑色短袖,這黑色衣服,會否嚇到她?會否是她不怎麼敢和我說話的原因?

  昏黃的路燈下,黃雨的街頭,趕路的人們,終將回到家裏。車向着家的方向駛去。衣服和書包都濕透了,卻不覺涼意。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