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自由談\致謝的妙處\嚴詩喆

時間:2020-07-27 04:24:05來源:大公報

  四年磨一劍,一朝試鋒芒。作為原創成果,我的學位論文寫作接近尾聲,在正文之外,需要加上一份謝辭,向給予過幫助的人致謝。除了常用的規範表達、亦即套話之外,謝辭需要清楚交代致謝對象具體在哪些方面、以何種方式、於何種程度給予該研究以協助、啟發,使得論文終能成稿。當我學着用規範的表達、條分縷析地細數這些不同角色的具體貢獻時,突然意識到,這是一件非常具有儀式感的事情。

  回首學位論文撰寫,可謂漫長且「痛苦」的過程。之所以「痛苦」,大概是因為,研究想要有所突破,往往涉及對該領域既有認知的質疑、反思與批評,涉及對既定邊界的挑戰、推動、跨越或衝破。有志於此,我和其他研究者一樣,不得不時常與自己身上的各種局限作鬥爭。對於自身的局限,從認知到直面,從挑戰到突破,就像過關斬將,正是在纏鬥各式難題的過程中不斷實現多方面的自我提升。因此,寫作越到後期越能體會,學術研究及其呈現基本上是跟自己以及作品(成果)的鬥智鬥勇。不用揚鞭自奮蹄,三更燈火五更雞。這種天天跟論文打架、幹仗的感覺,撥雲見日,痛並爽快着。

  那麼,在這場「自己的戰鬥」中,老師、朋友、家人分別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呢?謝辭需要呈現、因而其背後想要探討的話題,大概在此。在老師的部分,不論手把手教授研究方法、給予悉心栽培的學術導師,還是通過選課、獲得請益機會的課程導師,或是曾對本人的研究計劃、報告給予點評、啟發、建議的系內外老師,皆有各自作出貢獻的地方,需要逐一、妥善說明。在同學、朋友的層面,他們對於學術研究的認真、專注以及由此形成的專業素養,確實讓我由衷地欣賞、欽佩;長時間的相處相知,更逐漸發展形成相互滋養、攜手共進的力量。

  在謝辭的壓軸部分,自然少不了對家人的致意。由於此處致謝的對象未能通過英文謝辭的閱讀來領會我的謝意,因此,我認為有必要藉此機會來鄭重表達。我在謝辭中如是說道:

  這篇論文要獻給我的父母和外婆。對於父親,我很感恩您對我不得不暫停創意寫作、全身心接受學術訓練的諒解,畢竟在過去的二十多年,文學創作已經成為我們父女間溝通的獨特方式。我的母親,您一如既往地共情我的喜怒哀樂,陪我走過人生的高低起伏,是我最堅強的後盾和精神支柱。我的外婆,早已步入她人生的第八個十年,平昔從教的她始終如一地鼓勵我追尋自己的夢想,即便多有不捨、尤其需要習慣其摯愛的外孫女長期離家千里。如果沒有來自家人開明、大度的愛,就不會有現在的我,更不會有這部論著的面世。

  學術論文的致謝,正如研究本身,講究條理與規範,但字裏行間又處處流露着真情實感。以這樣的方式致謝,寫到最後,一份由衷的感恩充盈於內心,使我詫喜發現:一路走來,我所得到、收穫的一切,已經讓內心足夠富有。路途遙遠且崎嶇,少不了摸爬滾打,也走過了高山低谷。那些在過程中吃盡的苦頭,似乎已逐漸消化、昇華,在不知不覺間,轉化成最珍貴的養分,正是謝辭的寫作讓我終究發現了這意外驚喜。

  聯繫到自己的研究,我更進一步發覺、體悟到其中的一些妙處。我所從事的是中國近現代思想史與文學的研究,尤其對有關時段的知識分子感興趣。而我採用的研究方法,區別於以往將「思想史(intellectual history)」等同於「概念史(history of concepts)」或「觀念史(history of ideas)」的做法。亦即,我的研究所及不局限、停留於概念、觀念本身,而更關注活生生的人──知識分子,致力考察他們的意識生活(conscious life),包括思想、情緒、想像以及各種各樣的感知。在這樣的方法、語境下,我們不難發現,所謂「理性」與「感性」之間並不存在邊界或鴻溝。恰好相反,它們同為人類意識生活的重要組成,皆是人之所以為人的重要原因。正是謝辭的寫作,讓我又一次體驗、印證了這一份有趣的奧妙。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