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藝苑草/時有微涼不是風/劉世河

時間:2020-07-08 04:24:02來源:大公報

  小暑一過,真正的盛夏也就撲面而來了。青海的好友特意打電話來,邀我去避暑,想像着青海湖、茶卡鹽湖、還有「東方小瑞士」之稱的祁連山,我有瞬間的心動,但隨後就婉言謝絕了。因為在這樣一個熱浪襲人的季節,加上疫情還沒有徹底結束,實在不宜走親訪友。思來想去,還是覺得不如在家讀書消夏吧。

  讀書消夏,重在心讀,讀什麼尤為重要。最起碼得賞心悅目的文字方可與「消」字扯上關係。所以我的首選就是唐詩宋詞。

  「夜熱依然午熱同,開窗小立月明中。竹深樹密蟲鳴處,時有微涼不是風。」這是楊萬里於月夜在庭院中閒步納涼時的有感而發。他還給這首詩起了一個十分有趣的名字叫《夏夜追涼》,明明是納涼,卻故意說成追涼,這個追字,不僅生動,而且畫面感十足。更妙的是尾句:時有微涼不是風,字面上看這微涼來自竹深樹密蟲鳴處,實則非也。此句與白居易的「何以消煩暑,端坐一院中。眼前無長物,窗下有清風。散熱由心靜,涼生為室空。」有異曲同工之妙。兩位詩人都簡直堪稱「名醫」,因為他們異口同聲地給我們開出了一個同樣的消暑妙方:心靜自然涼。

  心靜自然涼,其實還有一層意思,就是心淨自然涼。正如白翁的「眼前無長物,涼生為室空」兩句,想必他的院中也未必真的雜物全無,只不過入眼而不入心而已,心裏一乾淨,自然也就頓覺清涼起來。

  除了宅家消暑,當然更有移步自然中的。蘇軾的《菩薩蠻.夏閨怨》除了寫景,還寫情:「柳庭風靜人眠晝,晝眠人靜風庭柳。香汗薄衫涼,涼衫薄汗香。手紅冰碗藕,藕碗冰紅手。郎笑藕絲長,長絲藕笑郎。」讀罷閉目一想,那幅畫面立馬浮在眼前:美人一覺醒來,出點薄汗,紅酥手裏捧着一碗冰涼的蓮藕粥,與情郎一邊喝,一邊歡聲笑語。此情此景,怎一個「爽」字了得,心涼爽了,身又豈能不涼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