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事\在德國看中醫\林中洋

時間:2020-07-07 04:24:05來源:大公報

  圖:中藥以植物性藥材居多\資料圖片

  一個和暖的下午,我去尋訪一位呂內堡市挺有名的中醫─伊普西勒博士。她原本是西醫的婦科大夫,後來轉行做了中醫,已經行醫二十多年了。對於德國的中醫師,我的心裏除了好奇也或多或少地存着些懷疑。

  診所在一棟紅色小樓的底層,庭院裏草木葱蘢,一座蓮花形的小噴泉汩汩地噴着水,輕輕的流水聲給人安寧的感覺,門口處有一大幅黑白的山水,上面用德文寫着:「源遠流長」。

  伊普西勒博士大約四十多歲的年紀,暗金色的短髮很精神。我坐下之後,她問我要喝點什麼嗎?我有些吃驚,在普通的診所裏沒有醫生會問這種問題,於是趕緊說不用,她溫和地笑着說:「我反正也正好要去拿東西喝,不麻煩的。」我說那就礦泉水吧。過了一會兒,她端着一隻托盤回來,把水和杯子放在我面前之後,她將一隻帶保溫底座的白瓷壺放在了自己跟前,看着底座裏透出來的蠟燭光,我有些好奇地問她:「您這壺裏是茶嗎?」她說不是,是普通的蘋果水。我不禁對她刮目相看,忌食生冷寒涼,那可是中醫的講究。

  問診開始之後,在陳訴自己的狀況的同時,我也沒有忘了問伊普西勒大夫是怎麼想起學中醫的,去過中國嗎?會說中文嗎?她耐心地回答我的問題,說她在中國學習過很長時間,還在我故鄉的城市的城牆上騎過自行車,只是中文沒學會;她很自然地問我有過中醫的治療經驗嗎。我誠實地說小時候有過,針灸熱敷,中藥特苦。她淺淺地笑了。在檢查了我的舌苔之後,她拿出兩隻長條形的墊子,讓我把雙臂放到墊上,之後她用自己的手臂小心地覆蓋住我的,沉下頭,彷彿在傾聽或是在感覺什麼,我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不清楚她在幹嘛。切脈?也許我太孤陋寡聞,但是我真的沒有見過這樣的把脈方式。

  望聞問切結束,她說我脾虛,有濕氣,但是症狀輕微,只需調理一下就行了,我不由驚嘆,這和我在國內看中醫的結論是一樣的,只是在德國通過攜帶或者郵寄的方式獲得草藥是件很麻煩的事,而調理不是短時期內就能完成的,這也是我去找中醫師的原因。

  大約一周之後,一個郵包從漢堡的藥店寄來,裏面是分裝好的四個星期的草藥,清單上列出了草藥的內容,除了拉丁語的學名,括弧裏還加上了中文的拼音,有柴胡、白芍、當歸、白朮、茯苓、牡丹皮、甘草、薄荷、生薑等等,我不懂中醫,把這個方子發給國內的朋友看,他們說這個就是差不多小柴胡湯吧,吃了對身體沒壞處。

  我也顧不上許多,既然藥都來了,那就煎吧。那股味兒啊,是我小時候最痛恨的,在異國他鄉聞起來,竟然有種說不出的親切。這個,也是故鄉的味道吧。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