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自由談/心 勁/姚文冬

時間:2020-06-03 04:24:09來源:大公報

  五年前,我繞着廣場跑步,跑道一圈三百米,有一次跑了二十七圈。而平日,我平均跑十五圈。那天跑了這麼多圈,純屬心血來潮,是想挑戰極限。那天,我不僅創造了自己的紀錄,更是收穫了一個經驗──跑步用的不是雙腿,而是心勁,心勁足,想跑多遠就能跑多遠。

  以後,我再也沒破過那個紀錄,到去年,就連每天十五圈也費勁了,初以為身體不行了,然後恍然大悟,這與身體無關。以前跑步,心裏想的是,跑完這圈,再跑一圈,加油!後來總是想,跑再多有什麼用,不跑了又能如何?這麼一想,馬上就會氣喘吁吁。原來是,心勁沒了。

  心勁沒了,身架就跟着散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其實也靠心勁跑步,他在《當我談跑步時我在談些什麼》一書裏說:「今天不想跑,所以才去跑,這才是長距離跑者的思維方式。」

  這種心勁,是一種精神力量。

  因為疫情,我沒能在三月去旅行,覺得很沮喪。假設沒有發生疫情,我就一定會去旅行嗎?不見得。兩種情況的結果是一樣的,但感覺卻有差異。就如平常,社交活動自如,下班後到超市購物,或與朋友約飯,飯後隨意聊天、散步,但不去做這些事,也覺得正常。但現在不一樣,總覺得少了什麼。因為,心被約束了,多想難免心生沮喪。

  自由不單是指移動身體,更指動心,不能動心,等於能力被剝奪了。動心的能力,也是心勁的一種。

  有一年,我被派到外地培訓,培訓枯燥無味,就偷偷溜回家。當時索性每天就在家裏貓着,讀書、寫作,居然七天沒下樓,但過得有滋有味。我以為,我是個耐得住寂寞的人。疫情突來,提倡「少出門,盡量不出門」,是不是正合我意了?答案是否定的。那些天,我心浮氣躁,無所適從,經常漠然地透過窗戶向外看,而且非常想念朋友,做夢都和他們相聚。奇怪,平時也並非總和朋友在一起,甚至幾個月不見面也是常事,但從沒有過想念的念頭。

  這也跟心勁有關。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主動與自己相處,自己說了算,就有心勁;而人是社會動物,被剝奪了與外界交往的權利,心勁自然就沒有了。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