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柏林漫言/返校復課/余 逾

時間:2020-05-29 04:26:12來源:大公報

  「真的麼?真的麼?我下周就可以回學校了麼?」

  聽我念完剛收到的返校通知,來不及聽細節,兒子已經高興得跳了起來。從停課到返校,已接近兩個月。兒子無比想念他的好朋友們,常常念叨着學校上課是多麼有意思多麼好玩的事情。

  這時候,女兒在旁邊悶悶不樂,因為這第一批返校年級裏,沒有她所在的三年級。

  四月底的時候,柏林各處已開始逐步準備恢復開放。和所有即將重開的企業、商家、機構一樣,學校一方面希望早日復課,同時也格外地小心謹慎。除了做足一切衛生消毒方面的準備,學校給所有家長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問卷調查,以了解家長對學校開學的態度。

  這個問卷內容主要包括了幾個方面,對返校的支持度、返校每個班級的人數、學生密度以及口罩佩戴的要求等等。根據這個問卷,學校制定了具體詳盡的返校方案。每個班的同學分成A和B兩組,輪流隔天回教室上課。學校也沒有一下子讓所有年級都返校,而只是讓高中畢業班的學生和五年級作為試行。兒子「幸運」地回到五年級課堂。

  返校「試營業」比想像的順利,正因為人數少,一切都井井有條。老師早上在校門口登記學生,下午分批放學。廁所每次只能一個人使用,樓梯也分成一個只能上樓,另一個只能下樓,教室窗戶也幾乎一直保持開着。吃飯也好,上課也好,學生都保持着一定的距離,同時也不允許相互借用文具或者分享零食。只是學校不強迫小朋友們一直戴口罩,建議盡可能都戴着。一周下來,兒子覺得返校也沒有期待的那麼激動人心,畢竟很多他喜歡的和好朋友們的合作或者互動都被暫時禁止。

  家長們一方面覺得這個返校計劃還是比較成功,另一方面卻多了一些煩惱。因為大部分德國家庭都有兩三個小孩,只有一個年級開放的結果是,他們既要接送上學的小孩,又要照顧在家裏的小孩。於是有家長建議學校可以根據疫情的緩解程度逐步開放其他年級。

  兩周後,小學部的小朋友們都像之前試行的五年級一樣開始分組隔天輪流返校。每個年級都有不同進校和離校時間,這樣避免了小朋友們在同一時間聚集。只是有時候有兄弟姐妹的小朋友們進校和離校時間不同,他們就會在外面兒童樂園父母陪着等半個小時。不過學校已經很貼心地把有兄弟姐妹的小孩安排在同一天上下學,家長只需要隔一天送家裏的所有小朋友去學校。

  記得女兒所在的三年級返校第一天,班主任發來一組照片,這些八九歲的小朋友開心得不得了,哪怕是戴着口罩的小朋友也能看到他們笑得彎彎的眼睛,而口罩後面是他們擋不住的笑臉。

  儘管看上去一切彷彿都已經不一樣了,而小朋友們純真的眼睛閃着的光芒,卻又讓我覺得彷彿一切都未曾改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