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鄉愁的胎記/遙遠的葡萄園/任林舉

時間:2019-12-06 04:26:43來源:大公報

  北雁南飛。蒼涼的鳴叫,劃過長空,如看不見的手,直抵蒼穹,輕輕一撩,那些飄來飄去的浮雲,就被拂得乾乾淨淨。天,湛藍,幽深,像海一樣,深得無底;像沒有雜念的心一樣,空曠而寧靜。其實,夜晚的天空,也並不荒蕪寂寥,秋來,自然又是一番別樣的光景。月亮離人很近,一推窗,就有一張明媚的「臉」,微笑着候在那裏……

  秋天是一個懷念的季節。秋風起,秋葉黃,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往事,想起當年,舅舅那座小小的葡萄園。

  記得秋霜一降,總是那個叫惠的表妹,來找我一起去她家吃葡萄。門開處,灰暗的屋宇間露出一張皓月般的臉,無語,粲然一笑,我就知道我又要迎來了一天的好時光。似乎很多美好的記憶都與一個相似的情景有關一在記憶裏珍藏,那靜靜的葡萄園就成為一個神秘的「月光寶匣」。

  在那些天晴日朗的午後,我們不想吃葡萄,而是背靠背坐在葡萄樹下曬太陽,閉上眼睛看多姿多彩的世界瞬間變得火紅;然後快速地睜開眼,看如水的天空和天空裏那些細緻、微妙的變化,想自己為什麼會無奈地滯留在地上,而不能像成雙的鷗鳥或成隊的大雁自由飛翔。

  夜晚,我們繼續牽着手在園中游蕩,周身的感覺是沁涼的,如果不是有葡萄的芳香從暗影中陣陣傳來,肯定會在某一時刻產生錯覺,以為自己被浸泡在冷冷的水中。「夜涼如水」,可不是一個虛飾之詞。一到夜晚,每一片樹葉和草葉上都均勻地布滿一層細密的水珠。人走過,鞋子、衣服甚至頭髮,都被打濕。我就在那一片冰冷中嚮往着天街上燈火的溫暖和星星與星星間對望的溫情。

  夏日漸遠,冬天的腳步正一點點迫近。漸漸凋敝的景色總讓我感到茫然無措,我是要繼續在園中流連,還是要馬上轉身離開?很多時候,並不容我們猶豫和彷徨,說不準就有哪位長輩進得園來,舅舅或父親,不容分說把我們逐出葡萄園,按到書桌上。我早就知道應該把自己的心收回來,怎奈身在舍內卻心在舍外,三魂中至少有一魂不肯歸來。

  多年以後,舊園毀棄,故鄉也遠在千里之外,但那座葡萄園仍在我心裏,始終沒有荒蕪。只是我還無法確定,臨別時,是我悄悄把那葡萄園裝進了心裏,還是那不肯歸來的一魂始終在原地痴痴守候。

  轉眼已過季秋之月。是月也,雷始收聲,入地,萬物隱遁。樑間再尋不到燕子的蹤影,縱有萬般依戀與不捨怕也難敵陣陣寒意的逼迫,「伊人」早已乘風而去也!而人,卻依然無處可走,只能老老實實做季節的「更夫」,不問苦樂炎涼地堅守。《禮記》裏說,這個月份適合建都邑,可以修糧倉,我只是手捧一本閒書,一遍遍回想那座不為人知的舊園。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