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鄉愁的胎記\孟冬之月\任林舉

時間:2019-11-15 04:24:02來源:大公報

  冬分三月,孟冬為初。這正是「天氣」上騰,「地氣」下降,天地間氣息難以通達的時節,此時,一味地回想那些溫暖而美好的女子似乎就有些不合時宜了。

  天和地、男和女、心和心,都靠着一脈氣息相連,不交則不合,不合則不通,不通則閉塞,閉塞而成冬。原本情投意合的一段塵緣怎麼會說斷就斷了呢?古籍裏說:「是月也,天子始裘。」堪稱「人精」的古代帝王率先用動物的皮毛把自己包裹起來。他應該最知道,無論世道、人心還是變來變去的情感,都會不可阻擋地運行到「冬天」,冬天裏,也只能面對冬天的現實。

  剛剛入冬的冷,往往讓人難以忍受。之所以難以忍受,並不是因為溫度有多低,而是因為它在人們還沒有思想和情感準備的情況下,搞了突然襲擊。很多人記憶和感覺裏仍滿是溫暖,便被冷猝不及防地攫住,於是就難免本能地把脖子縮進衣領,用單薄的衣衫裹緊自己和那顆顫抖的心。

  我並不想糾纏或流連於往昔的溫暖和甜蜜。我懂得,春天的浪漫、夏天的熱烈和秋天的燦爛都將更加強烈地反襯出冬天的肅殺,而我只能遵循冬天的預備和指引,繼續趕往寒冷的深處。然而,理性的堅持終究無法戰勝感性的執拗,我的雙腳最終還是掙脫了意志的束縛,走進那座往昔的葡萄園。事已至此,也只好忍看滿園的破敗和滿目的蒼涼。

  那些恣肆開放的花朵呢?那些往來奔忙的蜂蝶呢?還有在雨水中顫栗的葉片、在風中搖曳的枝條以及花一樣迷人、葉一樣勇敢和熟透了的葡萄一樣甜美的那人呢?第一場霜凍之後,葡萄樹上的葉子已經落得乾乾淨淨,而積攢了一夏一秋的果實,也不知被風吹去,還是被人擄走,如今只有一蔓裸露的枝條,空空蕩蕩。相信每一棵葡萄也都和我一樣,只顧在季節中前行,並沒有留意是誰以怎樣的方式剝奪了自己往昔的豐盈與快樂。一點一滴的流失在沒有成為最終的消逝之前,是不會讓我們有所察覺的。我也是猛然回首才發覺那人早已不在身邊。

  令人意外的是,有一串依然飽滿、潤澤的葡萄,仍然懸掛在一蔓葡萄藤的梢頭,像某種生命的圖騰,被高高地擎在空中。看來,它們是要執意與藤蔓在共同的廝守中相擁成冰了。這殘留未去的葡萄啊,究竟是一種不肯泯滅的記憶還是不甘了斷的戀情呢?如果是一種戀情,就應該叫不離不棄或矢志不移吧。

  即便如此,又能怎樣?最後的結局終究還是要到來的。雪一下,油黑油黑的葡萄就如圍上了白色的圍巾或披肩,俊俊俏俏的,樣子美麗又憂傷。這令人心疼的女子就要遠嫁天涯啦!此一去,不肖說山重水復,前路茫茫,再相見,總該是幾遭幾劫之後的另一世塵緣。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