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閑旅人\危機處理永不終止\陳劍梅

時間:2019-11-05 04:23:55來源:大公報

  我有一位學生小A,有一天很感恩地謝我說,她感覺在人生每個階段,都遇到好老師,每位眷顧她,好像帶自己的孩子一樣。可是,我沒有把我的學生看成為我的孩子,自問自覺,我一把年紀,心智仍未成熟,沒有當母親的能力和心力。然而我的學生都是我的弟妹,尤其現在處於母校任教,每周上課看見他們,就是看見自己的學弟學妹。他們當中,與我緣分較深者,會成為朋友。這種朋友的關係有點特別,我似乎主要只是負責危機處理而已,就是說學生畢業後,生活中如果沒有什麼疑惑或大轉變,大底都不會主動來找我。

  我的學生是來自世界各地的,他們碩士畢業後多會離港,各奔前程。什麼時候我們會重聚呢?例如結婚之後,學生會帶媳婦來見我;孩子出生了,會帶孩子來見我。可是一般情況下,就是不會見面。例如小B剛發朋友圈說:「這個單反照相機我三年沒有碰。」她還分享了很多她在敦煌拍的照片,很美。於是我回應說:「我有一對眼睛,會雙反,你四年沒有碰。」(後記:此話一出,學生立即找我,其實我沒有什麼暗示,我只是非常掛念。)

  小C比較特別,畢業後一直留在香港工作,日月如梭,已經四年。數天前她突然約我見面,我以為她剛從非洲流浪兩月回港,要趕快分享樂事,怎料卻是道別。她在可以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之前決定離開,因為她感覺自己從大學開始到目前十一個秋冬不在家,現在要回去盡孝,哪怕要轉行也不在乎。

  我一直與小C見面比較多,因為過去她每遇上困難,都會來找我聊。我會為她分析理想和現實之間的衝突,然後助她尋找新的觀點與角度,重新探尋工作的樂趣。我特別喜歡與她傾談,因為她是個工作認真,思想敏捷,事事求完美的人。過去她所見的,彷彿都是我自己在成長過程中遇見過的,所以特別感覺自己是過來人。

  我們一起吃了一頓飯,別後她要向北方走很遠的路,不知何日再見,她特別深情地問候我說:「老師,你近日好嗎?」我回答說:「很難,因為每年都要離別,離別很難。」她問怎辦,我說:「最好你們都留下來,戀愛、結婚和生孩子。」她進入車站後,剛背着身子向前行時,我已經哭出來了。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