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閑話煙雨\列強的真實嘴臉\白頭翁

時間:2019-09-16 04:23:50來源:大公報

  既是「半部清史寫照」,就有榮有恥,直隸總督衙門經歷了清王朝後半期的艱難屈辱、腐朽沒落直至人亡政息。兩次鴉片戰爭,一次八國聯軍進京城的浩劫和奇恥大辱,次次都印在總督部院府上,割地賠款、喪權辱國的大清王朝已是病入膏肓、氣息奄奄、朝不慮夕。直隸地處京畿,有拱衛京師之責,無拱衛京師之力。屈辱的歷史留給後人警鑒。一九○○年八國聯軍攻佔北京後,其中英、法、德、意四國聯軍又侵入保定,殺人放火的強盜為所欲為,無法無天,把中國看成是他們隨意「捕獵發財」的「獵場」,把中國人看成是他們可以任意「捕殺」的「獵物」。這群惡鬼燒殺搶掠,個個滿載而歸。搶劫的財寶「車拉人背」,一群地地道道的強盜、流氓、土匪!最可恨也最讓這座有「清代省府第一衙」之稱的直隸總督署羞辱的是總督署的大堂森嚴莊重,竟讓這群四國的「鬼子」任意踐踏、褻瀆;大堂前匾額金框金字海藍底「旗鎮冀門」四個大字亦徒有虛名;大堂正中皇皇一座威嚴屏風,上繪丹頂鶴、滔滔海潮、冉冉由海而升的一輪鮮紅的朝陽,不過是一幅風吹瑟瑟發抖的紙畫;當朝一品的圈椅上端坐着的竟是張牙舞爪的「鬼子」軍官。

  據查,直隸總督署自建成以來,大堂從來都是舉行重大政務活動和隆重慶典活動的場所,雖然它還肩負着庭審的職責,但在一百八十五年的大堂歷史中從來沒有進行過一次大堂會審。   如果說有,就只有一次,而這一次卻是不光彩的、恥辱的、讓國人喪失人格的大堂庭審,坐在正堂正中央太師椅上發號施令的是一個英國侵略者,雙手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劊子手!這傢伙叫蓋斯里,竟然端坐在直隸總督署大堂之上,台案之前跪着的是護理總督廷雍等五位中國官員,都被五花大綁,按跪在堂上。罪名是組織抵抗,縱容中國人殺死外國侵略軍,縱容中國人殺死外國傳道士、燒毀教堂;罪名是沒有乖乖地把中國的所有錢財寶物都裝到強盜的車上。侵略者就是依靠槍桿子把強盜的邏輯冠冕堂皇地搬到了總督署的大堂上,吆五喝六,為所欲為,最後竟把中國負責直隸政府工作的五位中國官員判處死刑,立即拉出去斬殺。每一個有血性的有正義感、民族氣節的中國人都會感到熱血沸騰。中國有句老話,欺人太甚!我想起在法國佳士得拍賣的中國圓明園的十二生肖中的鼠首和兔首銅像,正是被英法侵略軍野蠻燒殺搶劫走的,僅僅過了一百多年,他們還要公開拍賣,辱人之極莫過如此。

(「直隸總督署印象」之六)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