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生在線\秋風沉醉\李丹崖

時間:2019-08-11 04:23:51來源:大公報

  到了立秋,似乎一瞬間,北方的涼意似乎隨風而來。到了晚上,蟬也叫得不那麼邪乎了,風過樹葉,窸窸窣窣的一陣響聲,這個時候,搬個櫈子,在樹下喝粥,喝着喝着,發現星月在天,好媚的一輪月,溫和柔美,似十八歲少年的目光。

  好光景,一碗粥也可以醉人。過完整個夏天,紅豆薏米粥退出歷史舞台,換當季新鮮的花生,花生要癟一些,早些年,祖母就喜歡食秕穀,也喜歡吃癟一些的花生,這樣的果實糖分大,甜且好嚼,有一股新鮮的氣息在食物中,拒絕之間,轟然炸開。這,似乎就是初秋的味道,微甜,凜冽,香氣撲鼻。

  在一個早間,我步行去對面的街區買早點,竟然遇見一位推着板車的女子,邊走邊叫賣:「自家做的麻油月餅,五仁餡兒的,舊光景的味道……」老實說,我是被她這一聲「舊光景的味道」給征服了,買下五塊黃騰騰的月餅,透着麻油和五仁的香,一陣微風吹過,竟然有了幾許秋天的氣息,是的,秋天就這樣浩浩蕩蕩地開過來。

  被秋風輾壓過的屋檐,瓦礫間的茅草已經有些泛黃,父親好幾次都要把那棵茅草拔下來,我沒有答應,那棵茅草長在屋脊上,又不會因為扎根而讓屋子漏雨,它長在那裏,像一面旗幟,這是我家區別於別家的一種符號。茅草,崗哨一樣在我家屋檐上站立了整個夏天,立了秋,籽粒飽滿,炸得滿屋檐都是,被一場雨沖下來,次年,一定會開枝散葉,而秋風中,那棵枯槁的茅草,一直就站在那裏,屹立不倒,似父輩們望着遠行的兒女。

  秋風院子誰家院,只付心事說於聽。秋天裏,無論古今,似乎都是生產愁緒的,少年時,為賦新詞強說愁,中年時,千頭萬緒一地雞毛,老年時,獨對秋風,似乎是可以梳理心事的。祖母故去前的那幾年,我常常見她在秋色中,搬一條櫈子坐着發呆,或者是假寐式的靜心,我總怕她睡着栽倒,她笑着說,不礙事,讓我再享受一會兒這秋天的光景。

  是的,秋天總有好光景。人說,這個時節,是美食遍地的時候,滿架秋風扁豆花,開得多好看,紫色中泛着些許的粉,似含着心事的女子。扁豆好吃,採摘下來,洗淨,焯水,切成絲,從枝上新採下來的花椒一起炒,再放上一些黑芝麻和花生碎,味道妙極,最宜佐酒,酒不必濃烈,黃酒即可,吃出這個秋天的況味。

  其實,秋天的況味散布在整個秋天中間,是那種隨便抓一把空氣就可以感覺到,不必等到仲秋的桂花盛開,也不必非要等到豌豆糕的香氣撩你的鼻孔和味蕾,秋天嘛,哪怕是剛剛走進的三兩天,那股淡淡的成熟的氣息,就讓人沉醉不已。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