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飲食男女/《不如吃茶去》/舍 予

時間:2019-07-21 03:23:47來源:大公報

  圖:中國的茶以及茶文化種類豐富/資料圖片

  若是對流行音樂頗有研究者,怕是要說《不如吃茶去》是歌手許嵩的音樂專輯了,而實際上,此句語出趙樸初先生的《茶詩入禪二首》:「七碗受至味,一壺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說起吃茶,正熱火朝天、稀裏嘩啦忙着打麻將的成都人搶先開腔了。錦官城裏,繁花開得濃重,茶館也密得喧嚷。闊桌條櫈擺齊、素胎蓋碗放好,茶具齊備、單等茶客熙攘。淺飲滿啜安閒,嬉笑談閒自適,日光點點,疏漏時光。唯有茶童手持長嘴銅壺往來穿梭,忙得汗珠漸漸堆攢了額角。茶香嫋嫋,實在「巴適得很」。

  正誇讚間,北京人操着滿嘴的「京片子」,按捺不住了。茶館作為重要的社交場所,歷來是各色小道謠言、大路八卦的集散之地。諸多版本的傳聞在此完成彙集、互證、排謬和再創作等一系列環節,然後再次四散開來,於街頭巷尾間瘋傳。倒是「莫談國事」的提示紙條貼了百年,茶客話題卻從未稀缺。謠言止於智者,談資和茶點的功用相同,且就着這紛繁的世相,一併吞下。

  若你以為喝茶只為消閒計,那便想得太過簡單。將喝茶的場景一路北移,來到漫漫曠野連大漠的內蒙古草原,吃茶便又多了一項解渴耐飢的功能。爐火上坐上銅鍋,黃油嗆熱、傾入炒米,熱油滋啦間,穀物的芬芳混雜着牛奶特有的膻氣。然後再倒入事先煮好的磚茶和牛奶,加一撮鹽、撒一把碎奶皮子、奶乾和風乾牛肉,讓他們隨着塞北的獵獵長風一併緩慢咕嘟,緩慢熬煮間,濃香滿屋。此外,日月悠長的帕米爾高原、神奇詭秘的川藏地區,都有類似的吃法。想來無論地域如何變遷,長冬無夏的苦寒之地,熱量也隨曠野的衰草被寒風一併吹散了,所以總是需要這樣鹹香的滋味來慢慢浸潤胃壁,紓緩疲憊的。

  中國的茶以及茶文化,種類豐富、式樣繁多、工序謹嚴、博大精深,我向來是無心茶葉的紅綠與生熟的。倒是各地的飲茶習慣,每每讓我醉心流連。漫坡的紫羅蘭、整朵的金盞、粉嫩的桃、細密的桂、紫紅的玫瑰茄,凡此種種,摘下晾乾,皆可泡茶。

  有百種花,便有百樣果。陳皮理氣、銀耳潤肺、大棗補血、枸杞養陰,龍眼、羅漢果、胖大海,皆在熱水間翻騰、沉浮,沖泡出真味。

  茶中兌奶,便有了奶茶,奶茶中再兌入咖啡,就有了港式鴛鴦。甜得沁神,鹹得醒味,熱得紓緩,涼得沁爽,濃淡甜鹹中,生活的滋味也一同盡顯。

  《紅樓夢》中關於茶,有着細膩的描繪。泡茶的水、烹茶的序、品茶的旨、盛茶的器,以至由茶折射出的人物的身份地位,都有講究。不過,茶可不單只是出身高貴者的飲料,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茶水之澄澈與茶味之甘醇,盡可與子之所共適。

  由吃茶,又衍生出了茶食。江南的細點、阿凡提的乾饢,與茶同食,氣質愈加不同。而我更是愛極了廣式的茶點。生滾粥鹹香、腸粉爽滑、馬拉糕軟糯、蝦餃彈牙,炸的酥、蒸的糯、煮的軟、炒的脆……廣式早茶,是口味與口感的絕妙調和,每一件,都是創意與創新的結晶。港式茶樓裏,新朋相約、舊友相聚,呷茶食點,談天說地,所謂生活的真意,就在這悠然和愜意中,一點點來。

  飲食起居皆有禪,把平凡的日子過得悠揚,就是對生活最好的回饋。且將新酒與新茶,詩酒趁年華。感念每一次相逢、欣於每一次相遇,時時懷着珍惜的心、眼打量周遭的一切,在廣闊天地中修行,在每一次的苦澀與甘甜間,品味生命的厚味。「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